February 7, 2008

Numbers rule...or do they?

抄起過年前胡亂從圖書館抽的一本書,難得讀著。余光中先生的二女兒,怎麼名字和之前間接認識的一位譯者一樣?會不會這麼湊巧是同一人?他寫了一些遊記,許多地方沒去過,只對倫敦西敏寺那篇起了迴響。他開著車,說當初哪位文豪花了三天走的路程,他三小時便到了。換作在島上,在日常生活上,恐怕一般人懶得花/沒時間花個三小時從甲地到乙地。

記得某次大夥聊颱風,我說颱風困我在公車上有三小時之久,實際距離其實是段不塞車半小時的路程。大夥笑說:「正常的話,三小時早就到台中去了!」啊,這種句法有點熟悉。似乎也在什麼時候,我們在憤憤批評某家餐廳收費高昂時會說:「這個價錢可以吃多少次另外一家餐聽或多少個便當」。或說,美國東部的阿帕契山徑走一遭可是台灣好幾圈的距離。

數字幫助我們理解,因為數字是一種標準。有點久是多久?不大貴是多便宜?非常遠又有多遠?數字幫助我們取得共識。

然後,數字變得帶有意涵。等待時間,10 分鐘比 30 分鐘好;遊戲時間,30 分鐘比 10 分鐘好。必須克服的距離,10 公里比 30 公里好;離討厭的人的距離,30 公里比 10 公里好。同樣產品花費的金錢,10 塊比 30 塊好;勞動後得到的報償,30 塊比 10 塊好。數字有了好壞。

或者…不一定?或者…相反?相信有這種可能。

因為等待的 30 分鐘裡,可以看見更多其他人的表情;要克服的 30 公里途中,可能呼吸到更多美好的空氣;付出的 30 塊,換得一個事後說笑用的難忘冤大頭故事。是有這種可能的,在數字之外,還有一些其它。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