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17, 2008

Whirl

所以開始瞭解到,為何這麼多人講著「做自己」。
自己與社會,自己與他人的距離。
自己與社會,自己與他人的比較。
溫暖又肯定的期盼,如果只要信心就能成事…

她說你自己是最清楚的。
只有你清楚。
如果只要清楚就能成事…
看著這些軌跡,等同看著未來的軌跡嗎?
那些光,那些緊密,想/要嗎?
八爪章魚伸出的觸角。道路。
久石完美的弦樂,和宮崎純真的故事。
再簡單不過,隨心所欲,一片天空。
那裡與這裡之間的溝,從何而來?

2 comments:

MacMing said...

我發現你都是深夜寫新文章哦~至少最近是如此 :)

gitiswoods said...

是的。
晚上比較安靜比較好寫,通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