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13, 2008

九九八十一

後來秋媽媽打電話來,才知道在小琉球漏接的學校電話是比研所來的,康師傅來電。師傅應邀演講,然恐聽眾不瞭英語,因此貼心自備翻譯。很貼心的講者,我得這麼說。加上博士生羅多先生一起驅車向演講地點。

主題:某古典小說之標題
形式:逐步

想來先說說形式。在即將修完的論文中,曾想將逐步分為長逐、短逐,定義參數則用每段長度與使用筆記與否區分。後來被點出逐步實在很多種,長度與使用筆記與否像是左右兩邊的連連看,只是它怎麼連都可能。長段落可配筆記可不配,短段落可配筆記可不配。因此後來筆者改畫了一個二維度的圖,實際的逐步場合可以落在圖上任一點。今天做的時候想到這點,印證這點。估計每段師傅講不到兩分鐘,我有時記筆記,有時看講義而不記。這算長逐還短逐?難以分類。

因為有準備,然後趁開始前跑去電腦旁瀏覽了投影片,內容不至於難倒譯者。原本不是沒擔心過這份演講的學術性質(以往的中世紀文學、漢學歷險記歷歷在目),好在資料讀著讀著也覺有趣。羅賓漢說得好,再無聊的主題,譯者都要想辦法與它建立一種關係 (他原文似乎用了 connection 這字)。他舉例,曾認為保險是世界上最無聊的領域,不過自己開始買保險以後,便不覺那般無聊。不過讀著總還是不免想:原來某某題材也有人投入研究呀。感嘆世界之大。古典文學的內涵豐富,當初紅樓夢看完了接這本,以為更引人入勝,卻遲遲讀不完,大約是文字比紅樓古老之故。後來書得還圖書館,作罷。好吧,讓它重回書單。


關於口譯的觀察:

(1) 我發現自己會有意識地省略某些原文。在什麼狀況呢?比如說,講者第一段講了一個觀念 (idea),我翻完了,講者在講第二段的另個觀念前,補了一句話談第一個觀念,然後才接著轉到下一個觀念。我會省略這個「補句」。想想是因為希望把各個「格子」之間的線畫乾淨 (做過逐步筆記的夥伴們一定知道我在講什麼),我希望這段一開口講的就是新觀念 (當然前提是這段原文主要在講新觀念),而不是拖到上一段的泥水。省略的少數地方並不影響演講,畢竟是在譯者判斷無必要翻譯時而省略。但是呢…發現會有潛在的風險。比如說,聽到原文「補句」的聽眾問了一個與「補句」相關的問題,此時其他聽眾或許會一頭霧水,因為這句譯者沒翻哪。或是,聽到原文「補句」的聽眾沒聽到譯者翻這句而判斷「譯者漏翻」,譯者被扣分。今天遇到接近第一種狀況,聽眾說了「您剛剛提到 XXX」,而那 XXX 是我沒翻出來的,雖然只有一句。想想日後還是都翻吧。

(2) 另外想到斷句,或斷「觀念」的問題。「補句」這種東西,可能是講者剛剛被譯者打斷來不及講,可能是講者剛剛還沒想到所以沒講,而因此該歸在上個段落的資訊往後挪到下個段落。如此聽起來,在逐步口譯的模式下,其實不大順,像是句點打錯地方一樣。同步口譯時,因為是連續式產出所以沒這問題。這問題可以解決嗎?自己覺得難。根據經驗來看,講者可能且戰且走、邊講邊想,要將各觀念切割得清清楚楚很難,除非他百分百照稿,且有寫很好的稿與極佳唸稿技巧。

心得:對內容有把握的感覺真好;放慢速度就有更好的構句。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