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24, 2008

一些發生的事

春分乍過,傍晚騎車去教課時赫然驚覺天空仍有光,不像前幾次黑黑的。印表機一直有問題,每次上課前要印講義都匆匆。用人家編好的課本似乎比較方便,可是就無法教時事了。這一期教得比上一期好。

上課途中手機瘋狂震動。切掉一通還有一通,原來都是與工作相關的事情。本來很開心客戶只寄了一個小檔案過來,很快可以翻好,但是今晚又追加了大檔案一枚。明天會因此而忙碌。

其它的消息比較令人開心。雖然是不熟悉的領域,可是又可以去見世面了。喜歡這種欣喜的感覺。管制的資料也要好好看。然後還有其它要努力的地方。但又一次發現我小心眼,這怎麼辦才好,眼不見為淨嗎?是不是太消極?

查好慶餘堂在哪裡。以為咳嗽就要好了,可是總留著一點像壁虎尾巴那樣短短又固留眼前的未消失,不能再咳著工作了。喉嚨真是歌手的本錢,也真是我們比手、足還重要的部位。沒手沒腳還可以坐在麥克風前,沒有聲音什麼都沒有。我要去買藥。

這兩個星期間最棒的時刻一是晚上窩在沙發上看 The Thirteenth Tale,人家文筆為何這麼好?好細膩的描寫。眼睛脫離螢幕轉移到文字上真美好。二是早上瑜珈過後,中午午餐過後,逛一下網路之後,自然地睡著,同時開著 BBC,聽優秀的廣播員演出阿嘉莎的謀殺案,已經想不到形容詞形容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