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27, 2008

便捷對上安全 之 觀察

駱女俠可以跳過這篇了,因為我要來寫工作。

出了森林就沒再和女俠同過廂。想起過去,也真是好一陣子以前。大部分當期的人都已漸漸淡出森林範圍,自己因寫論文緣故逗留下來,哎喲,好像地縛靈。

主題:出口相關
形式:SI

相關會議之前已經舉辦過好幾次,而我則是首次接觸本主題。比想像中有趣。出口不只是貿易、商業,也牽涉到國家安全、國際安全、科技。然女俠提到有趣的點…這背後隱約又是美國霸權的表現形式。會前有議程,現場卻不怎麼照議程。我喜歡清清楚楚知道這一場要講什麼,但不是每次都好運。

與主辦單位錯身而過時被問到過去作過哪些工作,是否作過本領域相關等等問題,稍微被嚇到,因為不曉得問題背後的動機。或許是我多心吧。


觀察:
(1) 與會者自我介紹時幾乎都只說自己的單位而不先說姓名,個人覺得這樣自我介紹非常奇怪 (華人團體意識作祟?)。

(2) 聽到不瞭解的中文原文會生氣 (又想太多了嗎?),一氣干擾到自己的思緒,也因情緒阻擋了繼續聽的意願,很不好。謝謝女俠出手相助。

(3) 開放討論時由於與會人的背景、機關都不同,提出觀點的角度也不同,當然也免不了談其領域內發生的事情,如法規、如政策、如過去的做法。有時跟不大上。

(4) 女俠英文出得順暢用字也很好,值得學習。

(5) 開放討論時我負責出中,女俠出英,可以不必老是切換頻道,很方便。風險是兩個方向的比例不一定相近,可能會有一方翻的時間較長。

(6) "interesting" 這個字常常被用到,意思卻不那麼清楚,或是說它可以代表很多意思。一開始不清楚「廠商」指的是什麼廠商,此場合就是指出口商/公司。

(7) 中文說話人在發表意見後以問號結尾:「….不知道這樣是不是適當?」其實他/她提出這樣的意見,多少表示他/她是這麼認為的,但是最後卻加上詢問式、不確定的語氣,彷彿自己的意見不值錢 (華人式自謙?)。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