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11, 2008

快閃 (3)

準備階段當中,這一輪所有的證人都會預先與本造律師相見。說是「這一輪」是因為整個程序雖然有時程安排,但必須視實際進展來判斷是否需要再來下一輪,以找新的證人作證,或問上一輪來不及問的問題。結束準備工作後,真正的證詞錄取階段隨即開始。

長桌周圍會坐著這些人:原告律師、原告請來的主譯、被告律師、被告方證人、被告方請來的檢查口譯員,再加上法庭記錄人員與攝影師。本次座位配置如以下用小畫家畫出的簡陋座位圖 (小畫家好難用)。


我的觀察座位則在被告律師後方。說實在很有趣。準備期間過後,很想看看 depo 的真面目。否則如祭典準備半天後卻不得參加祭典本身一般地錯失了什麼。作了非常多觀察,偶爾也在心底試試我翻不翻得。除了午間三點半令人瘋狂想睡的地獄期和結束前的迫不及待期,收穫很多。

觀察結果

原告律師 (counsel):律師問的問題好細啊,句子又很長,比一般的句子複雜一點。明明可以簡單問的 Yes/No 問題,卻一定要用不同的方式開頭。

If I understand you correctly,...
Do you agree...?
Do you believe...?
So you're sure..., correct?
You stand by your testimony that...
We can argue that..., right?
Is it the case that...?
Is it true that...?

刪節號的位置可是擺了長長的子句啊!律師講話的方式真不同。這麼說來,主譯不是很痛苦?如果需要自己記筆記的話,應當是,但是現場有了不起的法庭記錄員將英文全部即時打成文字,顯示在雙方的螢幕上。所以主譯可以看這些文字作「視譯」。總是認為視譯發揮的場合不多,但上次的演講與這次的 depo 都告訴我們視譯有自己的價值。

主譯 (main interpreter, chief interpreter):需要將外國律師的問話翻成中文,再將證人的回答翻成英文。英到中時可看文字作視譯,中到英時需要作逐步。可以說本場合翻譯的重責主要在主譯肩上。自己覺得主譯必須面對一個不理想的條件 – 背景知識。被告這方的檢查口譯員先前有機會與證人碰面,所以比較清楚證人要說什麼。但是主譯完全沒辦法預測,只能靠事先得到的資料或與原告律師的溝通。這次證人有強大的技術背景,所以席間出現很多詞彙與技術面,對主譯造成困難。不過,一個好的口譯要能夠快速吸收新知,邊作邊學。

證人 (witness):從早到晚被問話好幾個小時,真是辛苦了。好險每小時被告律師會很盡責地要求休息十分鐘。

被告律師:主要功能在於原告律師問的問題有疑義時提出反對 (objection),反對的種類有數種,舉例來說,問題問得不清楚的時候,被告律師會立刻講 "Objection! Vague";問題明明已經問過的時候,會講 "Objection! Asked and answered",諸如此類。在法庭上若有反對出現,證人可不回答,然而在depo 中縱使有反對,證人仍然必須給個答案 (我不曉得為何)。當然,證人可以回答:「我不清楚這個問題在問什麼」,迫使原告律師重問或換問題。

檢查口譯員(check interpreter):為被告方請來的口譯,以檢查對方主譯的翻譯是否正確。可以檢查對方的中文或英文。然而,法庭記錄員只會記錄英文而已,凡中文全部不記。因此若是對方的進中翻譯不理想。檢查口譯員可以先用英文提出說中文翻譯不佳,然後提出自己的翻譯。此時主譯可以選擇要不要接受檢查口譯員的糾正。如果進英翻譯不理想,檢查口譯員會先說 "Correction!",然後說出自己的翻譯。

攝影師 (videographer):負責攝影,鏡頭只對準證人。他的台詞很少,基本上都是在開錄或暫停錄影的時候說明一下。
開錄前他會說 "Stand by please",大家就定位。
影帶開始轉,他說 "We're back on the record at 某某時間"。
要休息暫停錄影了,他說 "We're off the record at 某某時間"。
他說,影帶之後會送回影帶公司,影帶公司會把文字稿放上畫面,可能有點像字幕的形式,但是看他手勢似乎是指到時影像左邊會放證人的畫面,右半則放文字。好酷。

法庭記錄 (court reporter):如前所述,現場所有英文都需要記錄下來。我問她需不需要受訓等等的,她說要,而且要通過考試才行,要求速度為一分鐘 200 字,正確率要達 98% (供對照 - 個人速度是一分鐘 50-60 字)。但她說能作到 250 字比較保險,因為有的律師講話比較快。再問她有沒有職業傷害,她說很幸運地沒有。真的很幸運耶,她打字量一定超大的。噢,很後悔沒問她為何她的特殊鍵盤上按鍵這麼少 (見下圖) ,我覺得應該沒有到 26 個,那字要怎麼打啊?真好奇。她和攝影師大概悶了一整天很無聊,所以跑去問他們問題的時候,他們都很願意聊聊。

8 comments:

MacMing said...

法庭口譯這個系列,你記錄得好詳細哦!你的口譯功力真的在往神的境界邁進。

我也很想知道那台機器為何按鍵那麼少...

gitiswoods said...

to Macming:

tks. 因為看到很不同的場合,想寫好多東西。其實口供場不是我作的,這篇中我去當「旁聽」見習而已,希望慢慢進步。至於那台機器(小且無聲的神奇機器)...如果我請老師幫我去問一下不曉得他們會不會覺得我很無聊...

路人甲 said...

那個機器可不簡單喔
應該也算是半個翻譯員
它叫做 stenotype
或 shorthand machine (速記機)
採速記原則 記音不記字
所以按鍵比一般的鍵盤少
只要按下對應字音的鍵
還可以像彈鋼琴一樣同時按幾個鍵合音
機器內的電子晶片
就會 "翻譯" 成對應的字母出來
所以才有辦法記錄那麼快那麼多字!

國外有 同步字幕 的 Live 電視節目
也是用這種速記機打出來的
字幕出來的速度和同步口譯很像.

路人甲 said...

補一句...
口譯要練跟述
這速記機做的事
倒是很像文字版的 shadowing!

christy54 said...

一分鐘200字無敵強耶!!
我英打超慢
每次跟客人開會要做會議記錄都有想死的感覺.....

gitiswoods said...

to 路人甲:

感謝你專業的解說!那麼記錄員等於要記一套與一般鍵盤配置不同的鍵盤...啊,不過她們是職業級的,這不是問題。你說到 shadowing...我非常贊同! 的確沒錯! 真是太有趣了。感謝你解開我心中疑惑。

to Christy:

英打久了就熟了吧? 個人覺得比中文注音輸入要來得方便啊。

倉日嵐 said...

不告而取了您的link
不好意思^^;
因為實在寫的很精彩,請容我的破爛Blog繼續保留您的大作連結~感謝m(_ _)m

對了,據當證人的皮卡爸說,打字員所打出的英文,是一套省略了英文當中母音的速記法,所以才有可能一分鐘記如此多字,但是一般沒學過的人是看不懂速記出來的英文的.不過當場會用電腦系統即時翻譯,這樣口譯員就可以視譯了,如有錯誤,請多指教^_^

gitiswoods said...

to 倉日嵐:

歡迎取用、歡迎取用。也謝謝你提供的打字員資訊。速記真的好厲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