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12, 2008

慢走

根據議程顯示,活動的主題雖有大標,但其下場次之間的連結性不大強。然後,前一天才知道原來是 CI 不是 SI;然後,到了現場知道會有 CI 也會有 SI。花了點時間才搞清楚。這種狀況也是空前未有。

實際狀況也還好,沒什麼不能處理。作口譯要能快速吸收知識,也要有緊急危機應變能力。越來越覺得作這些工作可以順便鍛鍊對整個人生的韌性。同步都用小蜜蜂作,無隔間,所以兩組語言被置放在會場完全不同的兩邊,而且無法透過耳機作接力。狀況有點複雜就不說了。

作了一位美國講者的 CI。會前主辦單位送的資料中獨缺這位,怎麼辦?看了看他主題,應當與他的書有密切關係,所以便上網訂了他的書買回來看。結果前幾日交通奔波,在火車上閱讀的計畫無法施行,仍然挨到了前一天才囫圇吞棗翻完。其實貫穿全書的主要概念只有一個,並不難懂。剩下的,就在開場前和講者聊了一下他要說什麼。卡車先生相當能抓住狀況,很快地說明會提哪些東西,以及幾個較特別的字,甚至是笑話。作起來還順暢,有一陣子沒作這種短逐步了,還有點懷念呢。


其中較不順之處為文化指涉之處。他提到了國外的歌手,拿他們開玩笑,不過這些歌手是台灣較不熟悉的。其實他書中有提,我也大概知道,但覺得翻出來效果不足。事後卡車先生提到他忘了跟我先說明這些較具文化背景的例子了。真的是頭腦動很快、很好相處的講者。另外我感到難處理的是...某段一直提到 "sex",當下我在腦中瘋狂思索到底中文要用哪一種說法才適合情境,說「作愛」可能太直接,那怎麼辦怎麼辦?情急之下選了個中性的詞「性行為」,有次用到「閨房之樂」。好不容易講出來了,講者之後起碼還提了 10 次吧。哎,「性行為」聽起來好像健教課用語噢。到現在我還想不出哪個詞比較好,或許「作愛作的事」可以表達意思又不那麼露骨。但是話說回來,不露骨會比露骨好嗎?台灣的文化、聽眾會比較喜歡不露骨嗎?

後來跟卡車先生說明隔天將要換譯者,祝他好運,他還很夠意思地跟我握手 + 一些稱讚的話。面對這種講者,很希望有下次合作的機會。至於他的書,當然被我帶去會場請他簽個名囉!同會場竟然還遇到三位在其他活動中遇到的人,其中兩位仍對我有印象。好巧好巧噢。然而想想這個主題與她們的專業有關,也不希奇。

心得:短逐更容易趕,要靜下心,好好把句子造得像中文。同步的部分則沒啥特別可提之處 (某位無思緒可言的中文講者被我們討論了一下,但這種已經算司空見慣的狀況啦)。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