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25, 2008

The End Never Comes

突然有個體悟:事情是永遠作不完的。永‧遠。一直到死亡來到為止。基本上,就算死亡出現了,事情也還是永遠作不完,只是它們交給了其他人作去,因為你已再不能動,躺在六呎之下。很驚訝耶,這個發現讓我好驚訝。雖然也非難理解的事,過去卻沒有好好思考這點。

手上忙著什麼事情,目標是將它忙完,可是忙完或忙到一半時,下一件事情翩然來到,如果你可以,將它擠進行程表,如果不可以,拜託別人替你撐一下。不管怎樣,工作會一直來。能者多勞,能者效率快效果好,若被別人發現了,別人開心地交付能者更多的事情。反而是事情作不好的人落得輕鬆。怎麼會這樣?天將大任予能者,是他的福,亦是禍?所以事情更作不完。

說明一下,這個能者是我看過的能者,並非本人。

好像在作事時會痴心妄想:這件事情作完就可以休息囉。然後下件事情變成了這件事情,所以「這件」事情永遠作不完。這幾天總在告一段落的滿足嘆息之下,收到下一個任務,讓我想到「不可能的任務中」伊森韓特在片尾搭飛機,高空夜色他或許準備放平靠背打盹,空中小姐卻拿來一捲疑似下個任務的錄影帶…主題曲又響起登‧登‧登登‧登登...就是這種感覺。

(你們串通好了是嗎?)

我失焦了。現在已經不大曉得自己在寫什麼東西。總之,要學著不把「結束」當作目標,而把開頭、中間、尾巴當成全身 SPA 一樣從頭體驗到尾。

3 comments:

Angel said...

嗯~有道理~
這樣才會時常提醒自己要活在當下,
還要學習放下...

Angel said...

嗯~有道理~
這樣才會時常提醒自己要活在當下,
還要學習放下...

gitiswoods said...

嗯啊,每一刻都是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