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28, 2008

以圖記日

之一

老實說,還真不大記得坐在桌的這一邊,邊記筆記邊清楚知道待會兒老師將放大耳朵聽自己逐步產出的感受。應該多少會緊張吧?寫日記果然是正確的選擇,我太容易遺忘過去。那麼,為了未來打算,今日坐在桌的那一邊體驗也記下一筆吧。

承蒙伯特與艾草老師看得起我,讓我與他們坐在桌的同一邊,看另一頭的人們表演。聽著看著,想著原來以前自己坐在那裡時看來是這等模樣。或緊張或自信,或口齒清晰或語焉不詳,或死盯著筆記或強迫自己作視線接觸,或因聽懂開心地點頭或不懂而蹙眉擔心,或行雲流水或卡到陰…能夠揪出來的缺點,依稀記得老師們也曾對我們說過。聽人作口譯挺累的,前輩們竟然可以常態性地作這種事,佩服佩服。


之二

行程從一大早排起,且參加要耗費腦力的活動,晚餐時好睏。尤其還趁見客戶之前跋涉回家換裝加上個網回信件…想在晚餐桌上翻閱一下文件,卻一下就累了,一個字都看不進去。往後靠著軟軟坐墊,看到落地窗外坐著兩人。

兩位小姐,抽著菸,以吞雲吐霧形容人體煙囪的裊裊白煙真適當。隔他們一段距離,又有窗橫擋在中間,想必是聽不見他們說話的,只有室內輕輕的鋼琴聲。他們算是講話時手勢多了些的人,手掌、手指、手臂,朝不同方位揮舞。好似看一齣有配樂但無台詞的電影。看著看著就愣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