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8, 2008

Preachers Preach

在美國的時候很多個週六早上去查經,接著作禮拜、領聖餐、唱詩歌、聽講道。每次國際學生都選著後面幾排坐。不曉得是否正因如此,牧師講道傳進耳裡的字都糊成一團,沒有一次搞清楚他傳道重點是什麼。所以克里格問說可不可以替薯片先生口譯他的佈道時 (sermon),自己有點猶疑。

要是薯片先生跟以前遇過的牧師一樣,「聽」的階段就會出問題。

後來接著幾天忙,也沒辦法提早和薯片先生溝通他的演說,便還是等到大家一塊兒早餐時才第一次碰面。薯片先生比想像中年輕,和本人一樣大,而且也比想像中帥氣。以前都以為牧師啊什麼的一定都是中年男子或老頭子。順了一遍大綱,也先翻過他將引用的聖經章節,好險不難。

後來有人提醒我,雖然我沒做過教會翻譯,倒是幫靈性工作坊口譯過。對啊,我恍然想起,本質應當非常類似。這樣說來,這方面的經驗值可超過一百小時,不用擔心吧。

時間並不長,三十分鐘不到?沒計時我也搞不清楚,或許長些或許短些。可是喉嚨後來依然啞了,發聲方式真不理想。逐步需要連續講話,比同步更需要控制自己的聲音。現場有些朋友沒看過 (逐步) 口譯,看到幾雙透出「噢很有趣」眼神的大眼睛,滿好玩的,他們好像在看表演一般呢,呵呵。薯片先生講話很口語、清楚,算是個好講者。他談到生命的意義和敬拜的真意,用了幾個生活化的例子。因為內容好懂,事先還問過他是不是因為在異國傳教所以將內容簡化了?他想了想,說如果今天對象是美國學生,他應該也會談幾乎一樣的道理。怪怪,那以前我怎麼老是聽不懂那位牧師的佈道啊?

事後薯片先生說,我雖不是基督徒,卻在這樣的場合和他一起講道;我雖不是基督徒,卻已在事奉上帝。想想也很有趣,特別的經驗。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