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7, 2008

Sunshine

穿梭在不同的會場,有大樓、教室、會議廳,如果幸運在哇啦說個不停之餘得以有閒暇聽人問起這份工作,總是正面地說它很刺激、有趣,負面地說它不穩定、辛苦。各種特色之中,最喜愛的即是它新鮮、帶我去看不同世界的這點。端看角度,這或許也是個缺點,因為每次都要從頭學習。用第一種似乎可以快樂些。

主題:健康相關
形式:同步口譯

這次比較特別的是有兩項「第一次」的發生。


@ 第一次作口譯到進入創傷狀態 (trauma)

好在這位加害者分得的時間不多,否則我現在應該有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ost 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想想以前認為的爛講者有李家同先生、某位名字不記得的藝術家,和多數中文講者,可是就在這次冠軍寶座要換人坐了!論文發表後常常緊接著回應人給的評論,這位回應人非但沒好好給點評論,倒是語無倫次起來。前輩說,口譯員對於說話內容會特別敏感。或是說,特別苛刻吧。我認同,可是這個回應人就算是在不那麼要求邏輯、語文能力的閒聊場合下碰見,我一樣會翻桌。語速很快,每句之間又沒有關聯,不時丟幾個詞彙出來,說很重要大家應該要記住。這段我忍不住按住一次靜音鍵自語著:「這什麼東西???」卡得亂七八糟加搖頭以後,竟然苦笑出來,斗大兩個字刻在我飽受摧殘的有限腦灰質上:「荒謬」。這樣的人,在不錯的國外大學取得學位,在國內超過一所大學任職,還是諮商師…沒天理啊啊啊啊。他的學生、病患沒給他翻過桌嗎?荒謬。還想著,如果待會哪個人昧著良心睜眼說瞎話:「剛剛的回應很精采」,已經在砧板上快掛點的小魚可能會為爭最後一口氣跳起拆了魚缸抗議。

這段過後兩手撐著頭,陷入不可置信的恍惚當中,不管以前有哪些覺得自己作爛掉的經驗,沒有一次可以比過這次。前輩安慰我,因為講者真的太爛,以「狗XX通」這個成語都出現的狀況來看,這個講者已經完全超出口譯員可以忍受的範圍。

現在想來仍然不大愉快。一種憤慨,混合了多種不滿:為什麼作不好?為什麼講話的人以這種水準竟然能獲得拿麥克風的機會?我想有必要收回第一句話,我其實的確有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 第一次因為工作得到獎座

是主辦單位一點致謝之意。這輩子大概不會有其它機會因為工作而收受這種東西吧(此句一出,阿諾大概會回:這輩子又還沒過完,不要那麼早下定論噢, gitiswoods)。

結語:這些事件,不用說十年後再回頭看,明年回頭看或許就只會當作笑話、軼事講講,不要因為20分鐘而毀了其它數個小時的價值啊!自己的音也都錄回來了(加害人的錄音應該可以當最匪夷所思的負面教材,可惜我沒有),哎但是聚集起打開這些檔案的勇氣要好一陣子,而且每次必聽到睡著。

正面依然大於負面啦,只是負面的故事一寫就成了長篇吐苦水,雲淡風輕,雲淡風輕,不要再拿過去傷害自己。和厲害的人一起作事心裡就比較穩定、較不害怕,而且又可以學習。還是要謝謝你。

4 comments:

olympiaz said...

啊啊啊...
居然被點名了...
「有有有!」

這篇文章很有趣耶,本來不太確定一早起來要不要看「創傷文」的,但眼睛都瞄到了,便想不妨繼續看下去。看到最後「怒魚沖天」那一段,實在太好笑了,就笑出來了...哈哈哈。

Thanks for the joke (though it's more like a victim's account than...well... but...anyway...have a nice day!)

gitiswoods said...

to olympiaz:

「怒魚沖天」啊,的確啊。以「鮮度」來說,這次得分很高,因為有兩個第一次。「創傷度」也有點高就是了...我要甩開昨天邁向明天 ~~~

Michelle said...

gitiswoods
真佩服你 還錄自己的聲音
很有勇氣
而且很上進
要向你學習...

gitiswoods said...

to michelle,

您真是過獎了!
我有勇氣錄,
可是我沒有什麼勇氣聽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