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1, 2008

Analogy

精細、盛大,粗糙、渺小的
遊戲。
一局,一場
人生。
一腳踏進,一腳踏出。

那麼多美麗優秀的規則,
你得瞭解,每一張牌背後的意義,
它能帶給你什麼,它會帶給他人什麼,
大富翁裡巧妙的卡,奪人錢財,推人入獄;
瑪莉歐裡匪夷所思的道具,
放個香蕉皮,或直劈一道閃電讓領先者摔車。
你要知道一切,一切細細細細的規則,
才會…

已經來不及反思,規則從何而來,
一但入定懷疑,其他手中有規則的存在將持續運行。
你要玩,就要玩得好些;
總是感到加入但沒心玩爛了挺沒意思。

然後燈泡亮了,
天明思清,
後退了一步,看到整個遊戲的界線不過如此,
模擬市民裡般的大夥,走來走去,相遇,互動。
很好玩,
卻都在一個框框裡邊,啊,有點像電影白幕。

可是無法脫身。
你要活,還是得踏進老鼠賽跑,或是
大富翁的一格一格進度中,
運用各色牌或道具,磨練嫻熟技巧。
偶爾退出的那一步至休息區,提醒你不要過度沉迷,
因為那是個被人畫出來的圈圈。

葛利果和管風琴,構成一種真空的空間,
純的存在,不再有總機小姐萬能般的聲音講
世間所有可能的雜事。
就在方寸間的宇宙,有著最簡單明瞭,
然後很難答的問題。

5 comments:

V-V-N said...

雨天在家中
特別地有感而發嗎?
不過寫得挺好的~

gitiswoods said...

to VVN:

的確是雨天在家寫的。那時聽著網路廣播的古典樂...幾乎以為自己在坐禪。人生像遊戲這概念在我腦中由來已久,之前一直找不到時機寫。

christy said...

那個.....我只是要說....
你最近幾篇網誌都好難懂喔
哈:)

christy said...

ㄟ我竟然跟你同一時間發表留言耶
多難得的機率:)

gitiswoods said...

to Chris:

請用看印象派畫風的眼光來看,就會很好懂了噢。沒有素描那樣清楚的輪廓,是種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