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11, 2008

世面

曾經聽過島民能把什麼酒都當成啤酒狂乾,紅、白、威士忌、白蘭地…一視同仁的無差別飲酒。耳聞之下,想我們土地面積比不過人家,酒精內需量卻很可能奪冠,如果用個人均消耗公升當指標的話。再一次地,耳聞不如眼見。

兼差出任務,應酬桌上杯觥交錯,取代談判桌上爾虞我詐。桌邊的前輩身懷絕技,小魚湊個人數罷。一回想,稱職的新人一定忙敬酒、乾杯、說笑、討好,小魚脫不下口譯員的尊嚴,也最不會交際。前半場就看著白酒一杯一杯以杯腳朝天之姿態被消滅,白酒喝白酒喝,白酒喝完紅酒喝。小魚看呆了,酒,不是得稍微嚐個味道嗎?

無法理解,或不想理解的下巴微揚,死命抑制不耐。氣氛越玩越開,酒精味與音響聲震動整個房間的分子,震鬆各人的警戒。這些運籌帷幄、手下百萬千萬進出的產業專家、哩程累積在全球的國際人,瘋狂的程度不下錢櫃裡的同班同學。前輩靠過來說:「你看,這些技巧看似不怎樣,其實很有用!」小魚點頭稱是。是,這又是我做不到的另一件事,佩服做得到的你們。

蒂娜說過在公司裡看荒謬當好笑,我試著這麼想。有時候也懷疑自己的自以為是。哼,認為應酬空虛?人家厲害,單子就是這樣簽下來的,搏感情搏來的。對,頭腦告訴我這個世界裡事情照行規跑的,不論你來自東西方。你有很好的產品是嗎?你也得有很靈巧的三吋不爛之舌。你是走路有風身穿高級西裝的大佬嗎?你也得會脫下外套唱起卡拉扭動腰枝。你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頭頭兒嗎?你也得放聲大笑勾肩搭背。

當然了,連前輩都下海,小魚怎麼躲得過?硬是陪著晃兩招,也拜看起來年幼之賜,人家不好意思相逼,感恩。只是每進來一次,就更加喜愛口筆譯的單純。那麼多的困難挑戰創傷都可以接受,求你稍微給我一點專業的尊嚴就好,給一點能作自己想作的事的奢侈就好。

人生百態,又多看了一態。

4 comments:

MTLsquirrel said...

嗯,記得當初上班時,也要全體去聚餐、巴結部門的女皇,一杯兩杯三杯四杯的敬酒,說些"非常感謝您"之類的話~
不過,我覺得虛假地滑稽有趣,畢竟和森林內的生活反差很大,所以會很吸引人~

gitiswoods said...

這種事我只能偶一為之。

christy said...

那個"錢櫃裡瘋狂的同班同學"
有沒有包括我?
哈哈

gitiswoods said...

to christy:

haha,有有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