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25, 2008

身而為人‧生而為人

社長的工作壓力,
讓漢堡說出我這樣過似乎還不錯。
因為
不用收白爛同事的攤子,
不用聽白爛老闆的命令,
不用整天在錢、利益、自私當中滾來滾去。
雖然其實我的工作也有其煩惱。

社長不只一次說過,
我們這群人心地還蠻好的。
學生時代的朋友,真的比較沒有利害關係,
在那麼單純的年代相識,
在一起就是為了在一起啊,
躲在陰暗處嚇唬人、大雨滂沱中買滷味、課堂中傳著取笑老師的紙條。

月初的震撼教育,見了世面,
也時時教我反思:我行不行啊?
在社會裡我行不行?
作一些太天真的事情、講一些太誠實的話、抱一些太自我的理想,
明顯地
你在談判桌上就輸了,
你註定不會成功 (如果成功用 $ 與地位度量)。

我所信仰的價值,為何和我所面對的現實搭不太上?
那條手帶上寫著 WWJD,
代表著 What would Jesus do?
很多時候我知道他會怎麼作,
可是我作不到。
他願意奉獻一切,為了實踐自己的天命,
為了不負如錨一般定在心裡的價值。

看來堅守一些東西,也必定需要代價。
活得心安理得,是否比家財萬貫來得
令人輕鬆一些?

如果成熟代表能夠為了某種目的油條又圓滑地說謊或犧牲,
我堅持我的幼稚。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