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25, 2008

口譯新聞‧電話口譯助你輕鬆海外遊

2008年07月25日13:28
本文英中文原文來自 WSJ.com

如果在國外旅行時迷失在了陌生的語言里,那麼通常的解決辦法是:瘋狂打手勢,就像是玩看手勢猜字謎遊戲﹔使用一本值得信賴的短語手冊﹔或者寄希望於身旁有位懂外語的路人。

不過口譯公司正在盼望著你能使用另一個工具:你的手機。他們的服務將向你提供24小時的雙語口譯﹔你通過手機撥打服務電話,用英語解釋遇到的困難,然後將手機交給你需要交流的對象──出租車司機、服務生、警察、醫生,甚至是在酒吧里遇到的心儀對象。

電話口譯行業正在逐步擴張。他們的目標客戶大多是那些使用多種語言做生意的公司。Common SenseAdvisory 提供的數據顯示,這一行業 2007 年的銷售額為7億美元,預計到 2012 年將增長到 12 億美元。Common Sense Advisory 是一家專業從事商業全球化和語言服務行業研究的公司。

我們在不同國家對四家公司進行了測試,為的是調查一下電話口譯服務在處理兩類遊客遇到的典型場景時──複雜的餐廳點菜和乘出租車出行──能否稱得上是一種不錯的解決方式。我們的記者在餐廳點菜時使出了些小手段,比如在法國要求吃素食,而在印度尼西亞的雅加達則提出對花生過敏。出租車司機則被要求到達一個目的地,在我們辦事期間等候,然後再前往下一個目的地。

我們的測試也有侷限──我們不能假裝突然生病、護照被偷或者是在國外購置房產,而口譯公司表示,有些客戶認為,在這類讓人神經緊張的事情上面,他們的服務是最有用的。

整體而言,我們發現這項服務的收費頗高。在雅加達,我們為吃飯和乘出租車花了大約30美元,而在點餐和給出租車指路的10分鐘左右的口譯服務上面卻花了大約40美元。我們測試的公司中價格最便宜的是華譯通 (chinaONEcall),每分鐘初始收費1.48美元,隨著分鐘數的增加收費會變得便宜些。

此外,從打進電話到譯員接聽中間還有時間延遲──一次我們的等待時間超過了5分鐘。所以我們認為,最好提早些打電話,而不要等到滿臉困惑的出租車司機焦急地等待你說出目的地的時候。

在雅加達,我們對一家總部設在美國的翻譯和口譯服務公司、也是全球最大的電話口譯服務公司 LanguageLine Services 進行了測試。他們的個人口譯服務易於註冊和使用。我們從打進電話到譯員接聽的等待時間從未超過兩分鐘。

我們從一家中餐館打進電話,給譯員列出了一長串我們希望點的菜品名稱,並對每道菜提出了具體要求,還告訴譯員說我們請來的客人對花生過敏。我們發現這名譯員的表現令人印象深刻:她再三確認這家中餐館的服務生不止會說中文,還會說印尼語,這顯示了她對當地情況的熟悉。她向服務生介紹了自己的身份,在掛電話前還對我們說了句“祝你們好胃口”。而端上來的菜也十分符合我們的要求。

我們在雅加達乘出租車出行也非常順利,翻譯似乎瞭解當地情況,幫助司機找到了我們要去的目的地。

不過我們發覺,每分鐘 3.95 美元的費用對於隨意使用這項服務顯得太過昂貴了。該公司表示,和標準國際呼叫收費而言,這項服務已經算是便宜了,而且呼叫人只需為與翻譯實際交流的時間付費。該公司提供的免費號碼只在北美地區以內有效。

在巴黎,我們對一家新創立的英國公司 CallUma 進行了測試。該公司通過一整套套餐服務為海外遊客提供“幫助”,它的其他服務包括提供追蹤行李的特殊行李標簽、接待服務以及一項針對翻譯和請求的短信息服務。

我們使用電話口譯服務的做法在這裡並沒有受到特別的歡迎。我們在榮軍院附近的一家巴黎餐廳通過電話口譯服務要求點一餐素食,我們把手機遞給服務生,當服務生和一名週到客氣的譯員進行了幾分鐘的對話之後,他放下電話,然後用英語問道,“你們喜歡吃鮭魚嗎?”臉上還帶著近乎輕蔑的神情。

在出租車等候區,我們等了5分多鐘才和法語譯員通上話,這讓等候的出租車司機們困惑不已,因為我們放過了好幾輛車。該公司表示,我們的記者撥打了客戶服務電話,而非我們在餐廳撥打的那個號碼,因此延誤了和譯員的通話。

當終於和譯員通上電話以後,我們好不容易才說服一名出租車司機讓我們上了車。司機接過電話後不知所措,他先是在手機屏幕上查找短信息。最終,譯員傳達了我們的要求,我們得以上路了。該公司後來說,如果我們通過短信息來獲得文字說明,事情會變得容易些。

該公司可將英語翻譯成 18 種其他語言,最便宜的套餐服務年收費 38.86 美元,其中包括 15 分鐘的電話協助,外加行李標簽、無限的短信息翻譯、緊急協助和一系列其他優惠。額外呼叫每分鐘收費 1.89 美元。用戶可以通過呼叫一個英國或美國的電話號碼來獲取這項服務,該公司計劃增加更多的本地電話線路。

在北京,我們的測試對象是華譯通。這是一家新近開業的總部設在英、中兩地的公司,面向獨立用戶提供英語和漢語普通話的雙向翻譯。前60分鐘的初始收費為89美元,也就是大約每分鐘 1.48 美元,不過之後的收費要便宜些。而且,用戶只需撥打一個中國本地號碼就可使用這一服務。

不過,我們的記者發現這家公司的口譯水平還有所欠缺。我們要求譯員告訴司機帶我們去摩碼大廈(MomaTowers),不過沒有馬上得到譯員的響應,我們推測這名譯員並不知道這個地名的正確譯法。這樣打了一個回合之後,我們提到了大廈的中文名字,出租車這才順利地上了路。

後來,該公司又聽取了我們記者的來電錄音。(在我們事後找到這些口譯公司、要求他們對我們的測試置評時,好幾家公司都存有我們的電話記錄。)他們說,那名譯員當時正在上網查找我們到底希望前往北京兩處摩碼大廈中的哪一處,這導致了交流的不暢。該公司的營運負責人格雷格•辛克萊(Greg Sinclair)表示,這名譯員應該表現得更加「自信,向客戶解釋自己在做什麼,不過我感覺譯員達到了客戶的目標,也控制了局面。」

我們又來到了北京的一家中東餐廳,不過當我們要求譯員幫我們點豆醬、烤肉和薄荷茶的時候,這名譯員完全不知道這些食品的譯法,即便在我們拼出幾個單詞之後也如是。最後,這名譯員讓我們告訴他我們看中的那些菜品的編號,再由他來告訴服務生。該公司表示,由於客戶是按分鐘付費的,譯員希望儘快結束通話,於是決定詢問客戶這道菜的編號,這樣就比查找菜名的翻譯更為快捷了。

在印度新德里,我們測試的公司是 Language Translation Inc.,這是一家美國的翻譯和口譯服務公司,在年年初開辟了24 小時電話口譯服務。在南部德里的一家餐廳落座之後,我們打電話告訴譯員說,我們希望服務生推薦一種不含小麥的菜品。電話很快接通,我們將電話交給服務生,服務生立即將電話交給了領班,由他和譯員交流了幾分鐘。在詢問了一系列問題、交換了幾次意見之後,我們決定點煎餅(一種大大的南印度風味的薄餅),服務生通過譯員再三許諾說這道菜一直以來都是用大米製作的。而各方對這種反反復復的溝通似乎都並不介意。

乘出租車出行也很順利,不過當我們想在搭乘機動三輪時使用這項服務時,發現嘈雜的街道讓我們難以和譯員交流,而且時斷時續的手機信號也意味著我們必須幾次打進電話才能向司機傳達出完整的信息,並就價格達成一致。這家公司提供 150 多種語言的口譯服務,收費為每分鐘 2.20 美元。

總而言之,在日常活動中,我們仍然更喜歡打手勢或者使用一本好的短語手冊,尤其是在口譯服務的價碼如此高昂的情況下。不過,我們絕對相信,對於處理國外的緊急狀況或者是在要求精準翻譯的情況下,這項服務還是派得上用場的。

Sarah Nassauer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