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16, 2008

噩夢一場

醒過來以後,我不像電影裡的主角浸滿全身冷汗,上半身也沒有突然彈跳起來坐在床上睜大驚恐的雙眼在黑暗的房間裡喘不過氣。我,在腦海裡一遍一遍播放剛剛眼前的畫面。在夢裡視角是第一人視角,夢外卻突然轉變為第三人觀察視角。

那是一個口譯廂。會議的主題是什麼,我不知道;地點在哪裡,我不知道。左邊坐著同事,那個人我識得。一切正常。耳機傳來講者說英文的聲音,我開始翻譯了-「各位早安,#$%^&^...」。

一句冰冷的話突如其來從右方傳入。右方?右方坐的不就是我?不,我轉過頭去,右方是另一張面孔,那張面孔我也識得。那張面孔並不望向我,只自顧自說著:「你翻錯了。他說的是各位午安。」

我很不安,趕緊將麥克風的音量扭成靜音,我急著辯解,我要解釋,我要說明,我要...我很心慌。


我醒過來了。

真現實的夢,寫實嗎?某種程度也是。覺得好笑又難過。這個夢也太切題了吧!背景還一應俱全,口譯廂、partner、講者、麥克風,又再一次完美地將現實畫面帶入夢中。原來,我一直擔心煩惱著這件事情,原來我的潛意識很清楚,那張臉。

近來想這事兒或許過多了的後遺症。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