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19, 2008

亂七八糟寫

約莫是要找新房子的時候了。
有幾刻覺得身處漩渦當中,捲來捲去,
可是又沒沉沒。
到底捲去哪兒?
黃色燈泡總是能穩定情緒,或引起傷感,
雖然懷疑挨著看書會不會終究被搞瞎。
還在工業城時,大概是壓力太大還怎樣,
認為躺在小小房間裡映著黃光死去也是件蠻舒服的事。
奇怪對於死亡當時感到莫名地親近,
像:啊,泡個澡也不錯。那樣地無所謂。

工作都能順利完成,不是非常非常地累,
與許多人相較起來。
睡到中午,看點書,去銀行辦點事,拖到很晚開始工作,
卻很驚訝:咦?這樣就完成了呀?
賺得也不會比他人太差。好奇怪。
晚上難得晴朗有星光,深呼吸美麗的樹的氣息。
應當是種充實的感覺。
在家工作的人,自我紀律與時間管理極重要。
踏進夜晚那一刻是愉快的,
但是然後呢?

我的沙發、地毯、音響,需要足夠的空間。
明明是這個城市的人,為何須另覓住處?
他說不要受世界同化了,
我多想。
多想能在正常的地方生活,
不用過個馬路也神經兮兮,
不必忍受無的放矢喇叭聲,
不須仰望時只見切割得破碎的甚至不是藍色的天空,
抱歉,我認為那是基本人權。
街上每個人都在消費,商店揮揮手說:買吧。
賺不夠的 post-Z 世代,卻還一直買。
買什麼呢?大家?

偶爾人人稱羨的生活,
也稱羨著他人的生活。
有些衰事依舊要發生,車被開單,牛奶酸了。
停在家門口也被開,牛奶躺冰箱也壞掉。
中華隊讓人心碎光了,淚也流光了。
為什麼總差臨門一腳?
為什麼啊?
好奇怪,都沒有答案。
所有的問題。

2 comments:

MTLsquirrel said...

剛從中西部的玉米田之旅回來
或許可以給你幾張看不見地平線邊際的照片
解解鄉愁?

gitiswoods said...

to mtlsquirrel:

好啊, 寄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