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27, 2008

颱風天‧那牆‧張懸

聽了一場令人很開心的表演。
張懸與樂團為妹妹特別準備連兩週的歌唱。
而且沒有被擠死,萬幸。


青春舞會。氣氛很嗨也有感性時刻。
特別來賓都是驚喜,
蘇打綠的青峰效果一百分,
在舞台上有和張懸不同的魅力。
可是我不認識拾參和橙草的人。
整個樂團穿小學生制服上台也很驚喜,
媽啊看到主唱穿藍色百折短裙笑死我了。
表演需要表演者的實力,以及明星特質。
真的有的人就是會多得人家的愛。

歌唱得很好,
話講得也不錯。
聽她唱自己的歌以外的歌相當有趣,
因為不在專輯裡,
只能在 live house 這種表演中體驗。
久違了。

----以下是 PTT Deserts 板 DMK 板友之破萬字實況記錄(徵得同意轉載)----

是的,風雨無阻。今天是 Algae錄音期間不可能的任務第二場演唱會,外面下著雨,氣象預報也說颱風即將來襲,所以我們躲到了防空洞:The Wall,希望能戰勝風雨,幸運的話也許可以看到某人上臺跳舞。

「各位來賓,晚安。」低低的聲音傳出,不仔細還聽出來。「沒有聽到。」這次大家聽出張懸的聲音了,一陣歡呼。

「是誰 在敲打我窗 是誰 在撩動琴弦」,幕還沒拉開,一切都是未知。光聽到聲音大家就瘋了,何況是唱這首出乎意料之外的名曲,張懸的聲音很低,很認真唱,可是大家還是忍不住笑了,因為投影在幕上的人是個男生,對嘴賣力的唱。張懸還在繼續唱,幕依舊沒開,她終於忍不住了:「趕快拉幕啦!」幕就是不拉開,張懸於是又從頭唱,唱沒一會兒就卡住,忘了歌詞啦!

幕一拉開,全場歡聲雷動,張懸站在右側,剛剛螢幕上的投影是杉特。今天是制服趴, Algae都穿上小學生的制服,三個男生穿深藍色短褲,夏季藍領白上衣,校徽處貼了自己畫的「 Algae」字樣,張懸綁了兩綹辮子,一樣藍領白上衣,但她的是冬季長袖,藍色百摺裙,四人的褲子和裙子同是膝蓋以上,小學生的裝扮,很有視覺效果。但是,馬上破功。

開始的第一句話竟然是:「酒來酒來!」拿著酒的小學生說底下是群暴民,大家一直歡呼,張懸立刻謝謝大家來The Wall!喝了一口酒,然後靦腆的說對不起剛學會喝酒,完全一整個跳tone。

等全場安靜下來後,張懸宣布今天是焦星星的青春舞會,上下半場都會以小學生純真無邪誠摯的心情……開始有人竊竊私語,張懸不得不解釋,像她這種小學生,從小就下定決心國中以後要變壞,所以,小學生們不要學她,高中生的話請學五月天,一定會有出息的!要開始今天的表演,張懸一如往常叮嚀請照顧身邊的人。

第一首歌剛下,大家就笑了。張懸:「你以為很好笑嗎?其實好笑的在下半場。」大家很快的又群情激動,張懸告訴大家點要cue對。

「夜夜夜夜」!是「夜夜夜夜」!這些熟悉的旋律曾經伴我們多少個時日,很感謝有這兩場焦星星 party,可以聽到張懸詮釋平時聽不到的歌曲。鍵盤間奏時,張懸感性的謝謝焦星星陪她這麼多年。

歡迎海藻國小的同學。其實六字頭或五字頭的才會發生這種情形,就是他們都延畢了十幾年。歡迎六年三班的吉他手杉特!貝斯手雞毛!延畢最久的鼓手凱同!凱同一臉無辜的看著張懸。今天還請來一些高中生或是大學生,高中生就是剛剛的keyboard手旭章,他是拾參的keyboard手,發了新專輯,大家趕快去買。

介紹海藻國小校歌──張雨生的「大海」。不忘提醒大家這是舞會哦!說著邊搖擺起來,慢條斯里的喝酒,前奏已經下了,還是沒唱,張懸撒嬌:「等我一下嘛~」杉特還要繼續彈,張懸笑著請他再重頭來,介紹吉他手杉特!

張懸唱「大海」,很難說什麼,來聽現場吧!雨生高亢的歌聲不僅是那時代的代表,就連現在我們還是要劃著火柴唱雨生的歌取暖。

剛唱完,張懸就傳來慘叫,一個不留神啤酒就被踢倒了,酒倒在舞臺地毯,張懸駝鳥式的假裝沒看到在酒汁上面踩了一腳,眾人驚呼。張懸說The Wall 很可憐,他們大概費用都用來支付她每一次打翻啤酒後的地毯清潔費。雞毛忙遞衛生紙,杉特也拿了一張紙要覆蓋地毯, Renee從後臺走出,迅速拿了抹布擦地,邊看了張懸一眼。看到大家忙成一團,張懸不好意思的說對不起。

接下來是班歌「 Beautiful Woman」。前面大家按兵不動,靜靜聽歌,後來焦星星及一班好友上場手舞足蹈,焦星星還拉了一下張懸的髮辮,氣氛開始熱烈。歌曲快結束時,張懸說他們班是彩虹班,本來還要講些什麼,因為她不太會在歌曲中講話,乾脆放棄,隨性得讓大家笑了。

在掌聲中結束歌曲。張懸開始聊到雞毛他昨天在 PTT上說今天男生誰帶洋芋片過來看他就砍誰,他不是故意的,他只是害羞,他要接受自己其實還需要一段時間,所以喝酒只是一個過程,哪一天他想開了就不會再喝酒,就會開心擁抱自己的人生。

雞毛一直望著張懸,有殺氣。張懸笑了,下結語:「同志加油!」講完之後,又補了一槍:「雞毛,你行的!給別人機會就是給自己機會。」雞毛也開槍了,他說要把第一次的機會給杉特。杉特笑得好靦腆,一邊是友情,一邊是愛情,左右都不是,為難了自己。張懸這次轉苗頭了:「 Renee你不要衝上來嗎?」場面失控了。

接下來是慢歌,張懸勸大家要告白的趕快,趁女生快不能呼吸的時候把她帶去旁邊講悄悄話。介紹高中學長旭章。今天難得有鋼琴在,所以想要唱這首歌送給妹妹和一狗票好朋友。張懸甜蜜的說,今天張鈞甯(古字打不出)大正妹有來。立刻有人高喊「深度白」,張懸開玩笑說對啦張鈞甯很有深度啦!最有深度的是露得清好不好!張鈞甯站在樓上往下望,看不出來白不白,但帶著笑容。

這首歌送給張鈞甯,不論她常常覺得自己表現怎麼樣,她是張懸見過新生代的演員裡面,最認真去鍛鍊自己的人,每一個人起步有快有慢,有些人一出來就是天生的演員,有些人出來就是天生的明星。張懸自嘲她一出來就很有制服店的潛力,但無論如何,鈞甯是張懸在這個圈子裡面少數交到可以聊天、又可以打屁,雖然她不抽菸,但是會陪張懸喝酒,卻在不連絡的時候會各自好好努力的人,她是少數見到面不用說”你最近好嗎”,都知道彼此都很努力過得好的那種朋友,這種朋友很難得,如果身邊有的話,要好好珍惜他,也要記得他多努力在過生活,然後自己也要好好努力。要唱的歌叫「喜歡」。

鋼琴版的「喜歡」的很少見,我想起同樣由鋼琴伴奏的「無狀態」,是在政大《經過》座談會,桂綸鎂也在場,陳柔錚老師伴奏。「喜歡」由張懸彈吉他,旭章彈keyboard,寧靜感又回來了,一切看來是那樣熟悉,有一點輕愁,又帶有善意的爽朗,它會使一個人內心產生回憶,那有列車的MV其實很貼切。旭章彈到後來有些害羞的和張懸對望,兩人有默契的結束這首歌。

掌聲之後夾雜了歡呼,張懸也隨之喊了幾聲「嗚呼~伊哈~」,牛仔一上身就停不下來,開始唱起「牛仔很忙」副歌:「不用麻煩了 不用麻煩了」,唱了一小段就落詞,改唱「對啊 對啊 對啊 對啊」,搞到自己很忙。張懸說以前有人批評她合弦只用兩個,那個自己也才四個而已……大家一直笑!可是她還是愛盧廣仲周杰倫啦!

下一首歌,張懸一直覺得它很像詩歌,聽起來有點像Oasis,有點像Coldplay,有一段還讓她想起「飛」。不是F.I.R.的飛,是王菲的「飛」,王菲有一首歌叫「飛」。為了這三個ㄈㄟ,張懸快抓狂了。

聽過嗎?她開始哼著:「別擔心我會 好好的 照顧自己」,她要把這首歌送給很愛自己的家人朋友,或是對自己生活有些盼望的人,因為這首歌詞寫得很好,裡面有一句話叫做「輕輕的說 輕輕的說 愛裡沒有懼怕」,這句話在現實生活中聽起來有時候很像謊言,但它真的是真的。要把這首歌送給大家。也希望很多獨立樂團發的唱片,大家可以沒有錢買,但一定有空聽,所以去網路上面找找看。如此坦率,有人笑了。

張懸很喜歡的幾個團最近都發片了,年底以前有更多人要發片,喜歡的人去找來聽聽看,不管有沒有歌詞的,其實都是好音樂,希望可以看到臺灣更多的原創音樂蔓延開來,直到我們可以互相融合。說到這裡,張懸已有些感傷。

講完後,她轉移話題。她國小二年級時六四天安門事件,老師就跟她說……算了,再次放棄不講。

「輕輕的說」是首溫暖的歌,詩意的歌詞隨著旋律緩緩的流動,沒有私心雜念,堅定而不動搖的情感像日月般常在。旭章也加入和聲,很雋永的一首歌,希望還有機會再次聽到。

張懸走到左側,把中間空了出來。靜靜說著:在此黑暗的時刻,我們來喝酒吧!出社會是一個非常辛苦的過程,童年的幻想、青春期的夢想,出了社會以後都會變成非常具體的事態,她以前說過一句話:「夢想不是拿來用的,是放在心裡面給自己溫度的。」所以如果你拿夢想當作是現實生活裡面的一個工具或者是一個動作的話,那你可能會變得很偏激或是變得很世故,同樣的你的夢想也會非常疲憊,因為你拿夢想去做事情這件事情其實會讓夢想跟生活都非常疲憊的。

焦星星今年應該要出社會了,張懸希望這是她最後一年考試,希望考試的人都可以加油,考試是最無聊跟最單純的一件事情,無論如何,希望大家加油。不要忘記在生活裡面找到一些新的樂趣,這些東西累積起來都會是自己人生最豐富的一部分,那是別人不能給你的,也是工作、夢想或成功不能給你的,只有在你中間自己珍惜或把握的時候才會有。

克拉克在這段期間已經上來舞臺並且坐下來了,張懸提醒他可以去中間standby。其實不夠暗,但張懸說她還是要唱。歡迎傳說中獨立樂團最有才氣但是最低調最不想引人注意但眾所皆知的一個北一女畢業的美麗的夢幻的男人們都愛的青春永遠少女,讓我們用靜靜的驚嘆歡迎──克‧拉‧克。

張懸又提醒克拉克,穿了焦星星的制服就要對她負責任。克拉克說今天一直有很錯亂的感覺。張懸下臺又上臺,克拉克問她要找酒還是找菸?她在地下找了半天後匆匆下臺:「菸。」

克拉克彈起了吉他,秀氣的臉龐,可以穿下女生制服的單薄身子,短髮,瀏海全蓋住額頭,尤其右側特別長。唱起歌來很溫柔,歌也耐聽。唱了「夜盲」、「And Go」。

張懸再次上臺,謝謝克拉克。談起和團員第一次練團的時候在抓歌,拍子一直都對不準,討論半天,不知是哪裡唱快還是唱慢了,團員問她到底是哪個拍?她就說:「我又不是克拉克!」靜默了一陣,張懸只好問有沒有人聽得懂?然後自己回答:Because he is a clock.」她沒有辦法像克拉克一樣那麼準。大家這才笑了。

這就是張懸還有焦星星這半年最喜歡聽的團:橙草的主唱克拉克,希望大家有空可以來live house多聽一些不一樣的表演。上上個禮拜她才聽了一個團叫Silver Bus,雖然主唱沒有克拉克那麼有少女般的氣息,但他的確有著少男淡淡的哀愁,喜歡少男的可以去聽Silver Bus,喜歡少女的可以去聽橙草,喜歡小學生的可以來這邊擠一下聽Algae表演。

張懸很謝謝大家今天願意過來,雖然這是她自己私心想要辦的舞會,慶祝焦星星終於脫離考試,但另一方面也是想跟大家說,音樂始終沒有那麼嚴重,音樂可以嚴肅但不要嚴重,所以希望做音樂的人時候到了就在臺上放手,開開心心玩,也在私下該嚴肅的時候嚴肅,謹慎的時候謹慎,這樣可以確保自己並沒有給出二手三流或抄襲的東西;另一方面也希望聽眾善用自己選擇的力量,不論是讓音樂變成你的生活方式而不是消費行為,還是多聽一些團,在裡面不管是歌詞歌曲,都是團的精神,讓自己更貼近自己想要的生活精神,這真的都很重要,她一直想講的都是這些。

她想,再過幾年就講不出那麼八股濫情的話,可是現在她還是想講這個,希望大家多來live house,與其集便利商店的點數。她曾經為了這個一直吃涼麵是真的,但後來想一想應該買門票才對,所以希望大家多來體驗一下音樂跟你之間的互動。

張懸說得真心誠意,開始哽咽。她說不只是她或一些已經站上新聞或電視媒體版面的人才有這樣子的人氣,而是可以看到各式各樣的人自由的選擇自己聽音樂或消費音樂的方式,而這些東西聽眾比臺上的人有更多的自由,一定要相信這個。所以,請大家來live house!臺下很多人附和,響起掌聲。

張懸笑說,哪天她得金曲獎上臺還是會講這個,希望不要被封殺。她希望能支持live house合法化,這樣他們有更多的管道或合法的規範可以去好好的經營他們的營運,而不至於每到淡季或旺季就寅吃卯糧,我們在意的文化,我們自己要努力,與其一直討論或一直掛念憂心,倒不如就開開心心的參與這個東西,直到越來越多人參與,變成一個別人不得忽視的現象。

要獻給克拉克還有今天所有的特別來賓,這首歌是「焦星星之Crazy For You」。凱同的大鼓敲得重而穩,適合跳舞的一首歌,擺動的肢體如雨後春筍。

接下來這首歌要送給所有的年輕學子們,大家一定聽過,因為焦星星開的歌就是慘無人寰的歌,上一場有來聽的應該就知道有多慘,她都是開男生的歌,不知道她的青春期是怎麼過的,但是想必跟男生有關。張懸自己是處於王菲等歌手,焦星星的話就是巫啟賢、周華健……這首歌雖然不是焦星星開的,但想要唱給她聽──五月天的「人生海海」。

又一首high歌。張懸大叫:「衝啊!」開始奮不顧身的激情搖滾。臺下跟著拍手,唱得比張懸還大聲。「你們的青春耶!」這樣一說之後,大家更賣力讓聲音傳出去,熱情如驟雨狂烈。

張懸唱畢,看到很多人很冷靜,她想那些人回去部落格一定會寫:看著張懸自在的轉弄麥克風就已經像是個成熟、世故的藝人,驚為憤慨。但這一場她就是要當藝人,因為為了焦星星。她不敢說永遠都會跟大家在一起,但她永遠都會跟自己在一起。

要進入下半場的最後一首歌。昨天杉特要鼓勵張懸,所以傳了個簡訊。這時,張懸見到臺下的一位朋友,沒頭沒腦突然迸出一句:「Dakara打就對了。」那人狂笑,Dakara是張懸送給那朋友的一隻貓,就是要打,因為牠太皮了要打,又打趣家裡如果有小弟弟也可以打。

最後一首歌來自於杉特前幾天鼓勵張懸的一句話,說他很高興可以在趕專輯進度那麼忙碌的時候,又在毒奶跟阿扁的 XXX的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除此之外不知該說什麼──這些亂象裡面,可以辦一場有人願意來開心我們就可以開心的舞會,這首歌是他的名言,他說:「張老哥加油!我知道潮落之後一定有招潮蟹。」要唱的就是「招潮蟹」!

「跳舞啦!」張懸一吆喝,大家馬上熱了起來,一齊拍手,張懸又跳起招潮蟹舞了,真該出教學影片,這樣好難描述哦!總之,青春無敵!The Wall的總經理 orbis也上臺共舞,其樂融融。跳完舞,張懸高興得胡言亂語,已經不知道她在說什麼了,最後她不死心的又補了一句:「大家來live house聽表演啦!」上半場結束。

每次布幕要拉開就很令人期待。上半場有蔡琴登場,下半場呢?

「哎喲,哎喲,要開始囉!不錯哦!哎喲,哎喲。」

keyboard一下前奏,就聽到張懸唱「千里之外」,隔了一會兒布幕慢慢拉開,那個誰誰誰站在張懸旁邊?眼睛上吊到認不出來他是誰,一開口才知道是青峰。仔細一看,焦星星站在青峰後面,雙手努力的想把青峰的眼尾往上扳。青峰穿著一套黑色西裝,除了領帶是短版外,其他都很像費玉清,屁股也翹得挺高。戴著一頂銀色假髮,笑容可掬,一直抽著鼻子摸著肚子向大家揮手打招呼,讓大家笑得半死。

「哎喲,哎喲。臺北的觀眾不錯哦!」張懸模仿的周杰倫還是穿小學生制服,只是多了一頂灰色帽子戴在頭上。

兩個人一搭一唱,很努力的想專注在歌唱,但怎麼樣都會惹得大家大笑。青峰不時把焦星星的手往上提,因為她的手一直下滑,敬業的青峰就是要扮好費玉清。

唱完後,張懸大聲的介紹焦星星,焦星星說的第一句話就是:「我好累!」青峰虧說:「耍什麼大牌啊~」天啊!為什麼這麼好笑!「謝謝眼皮手!」青峰繼續說。

青峰把假髮拿掉,說戴了那頂假髮比較像星爺。張懸也把辮子拆掉,捲曲的長髮傾洩下來。

青峰說自己會被張懸害死。張懸剛要講感性的話,這麼一來就無從講起。青峰迸出名言:「怎麼感性得起來?比較性感啦!」張懸說,在她身邊的小女生紛紛投向克拉克懷抱的時候,她依然堅守著諾言跟最初的情感,始終死心塌地的愛著吳青峰。可是青峰說今天他不是吳青峰,又開始學起了費玉清,張懸也沒輒的一直笑。

青峰問可以開黃腔嗎?張懸也說他可以放開一點,可惜的是青峰今天沒有帶黃色笑話過來,那就繼續唱吧!青峰受到大家熱烈喜愛,張懸問大家開心了嗎?大家也很真誠的回答開心,她立刻板起了臉:「誰說這場可以開心的?」青峰在旁邊笑著說,只有大家開心,他不開心。說這話的同時自己卻一直笑。張懸也卯起來了:「你以為我就開心了嗎?」

今天為了來參加這場演唱,青峰從跨年扮完白雪公主之後就再也沒有參加過這種 party了:「以為我常跑趴嗎?我不是你們這種制服掛的。我都在家裡打精力湯。」可憐的張懸,青峰每講完一句她就一直笑,一直無法插話,笑個不停。

青峰說不想每次上臺就淪落成脫口秀狀態,畢竟自己是個歌手,要開始唱歌了。張懸:「誰叫你認識一個不把自己當歌手看的人?」青峰舉起右手靠近嘴邊,按著袖扣開始吹起喇叭,這個神來一筆又讓大家笑歪了。張懸笑得喘氣,有人叫她要冷靜。總算要唱歌了,青峰說會認真唱下一首,大家要認真聽。

可是張懸卻又發現臺下有人穿制服並且打了一個紅色啾啾,像施明德一樣,還叫張懸要冷靜。青峰用費玉清的語調說:「我不干預政治的。」笑成瞇瞇眼還邊摸肚子邊揮手。張懸笑到嗆到。

青峰是張懸心裡面一口咬定而且死不肯否認的好朋友,如果她願意鼓起勇氣在臺上說一些話、做一些事情或者是說進入所謂的……很感性的同時,青峰一時手癢把張懸的頭髮抓成兩條往上提,成了美少女戰士:「我要代替月亮來懲罰你!」這,厲害!

青峰說以前只要他前面座位坐了頭髮比較長的女生,就很想捉弄一下。張懸本來在笑,笑到最後哭了出來,說自己有夠濫情,這樣也可以哭得出來。

接續前面的話題,所以她想要找她最好的朋友唱這首歌送給焦星星,還有她的好朋友及聽眾,這是她很喜歡的一首流行歌,她一直覺得這首歌歌詞很有意義,她跟青峰從來沒有忘記過流行歌曲的普世價值,希望大家都可以在歌詞裡找到一些溫暖,這首歌是周華健的「風雨無阻」。總算講完了,很快的對青峰說:「好了,你給我唱!」深怕青峰又出招。

「風雨無阻」就在這一片歪風戲雨中展開。青峰先開口唱,張懸情緒上來了,杉特遞了一條紙巾給她,唱沒幾句又哭了,歌詞如此感人,剛剛嬉鬧的全部,加上這場別富意義的演唱會,還有更多莫名的感觸,讓張懸決堤。青峰看她哭得這麼慘,問她:「有這麼好笑嗎?」張懸反而哭得更慘。後來幾乎是青峰在唱,張懸偶爾合幾句,如果還能唱出來的話。青峰還把歌詞的最後一句改成「不要哭」,兩人擁抱結束這首歌。

大家鼓掌歡送青峰下場。張懸跟大家說對不起,也轉頭向體貼幫她擺好歌詞的雞毛說不會再笑他娘了。

接下來要唱的這首歌是焦慈溥年輕的時候很喜歡聽的──梅艷芳的「女人花」。開唱之前,不忘問聽眾妝哭花了沒?很有感情的一首歌,令人懷念的梅艷芳。

吸了一口氣,張懸說焦安溥走了,張懸回來了。焦安溥很討厭噢?她從國中的時候就是這樣。下一首要唱的是超級無敵的流行金曲老歌,這歌大家應該不是很知道,但一定有人會唱幾句。要唱白冰冰的「阿那答」!不可置信!這是什麼樣匪夷所思的歌單啊?

場面又開始瘋狂。張懸跳著舞,青峰這時又上臺了,穿著日式壽司師傅服,裡面是一件白色涼衫,外面是藍色斜領罩衫,穿襪子及夾腳木屐,頭上還綁了白色麻花捲頭圍,邊唱邊從口袋拿出折成三角形的紙巾放在頭圍上,扮成幽靈嚇張懸。唱完後,青峰說了「sayonara」隨即下場。

原本張懸想說跳完舞,這首歌是給大家像畢業舞會的時候告白用的,沒有花也有個調酒,在花圃旁邊講講話或是說”三年來有件事情一直想告訴你……”,每個人都有過吧?

要唱Robbie Williams的「Eternity」給吳青峰、Renee還有團員聽。她一直很喜歡這首歌因為這首歌在講的事情其實很深,大家大概不曉得他們對張懸來講其實是很重要的人,並不是幾年的激情而已,有時候你會認識一些好朋友,幾年混在一起,十年以後根本不曉得為什麼當初你跟他們會到處遊山玩水,好像就在有沒有聯絡一樣,他們是張懸很慶幸可以找到一起工作,可是也可以一起分享生活,最重要是一起過人生的人。

張懸在The Wall和女巫店認識的很多朋友都是這樣,她一直很希望可以偶爾上上報紙、偶爾發發專輯,但大部分的時間,她可以讓大家看到的是這一群人在做的事情,這一群人在做的音樂,但這對大家並沒有那麼重要,因為每個人有每個人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可是如果我們都各自把自己很喜歡的事情做到最好,那就是彼此之間最深的交集。

張懸要拿這首歌鼓勵大家,每一個人都出身不一樣的家庭背景,都有不能說的祕密,心裡都有一個周杰倫,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周杰倫,但重要的是,希望是一個火種而不是一個指引你的火把,要維持一點點希望,等到對的人的時候把它好好升起來,要唱「Eternity」給大家,很謝謝大家來聽她唱歌。水做的女孩哭了。

就是沉醉在鋼琴伴奏的「Eternity」,知道歌詞後更能深深思考。

在臺上的人有無數種方法可以非常激烈的表達自己的愛恨,張懸想要跟一些朋友說,當你遇到了朋友或者是家人之間的煩惱的時候,千萬不要忘記你自己最初相信或曾經感動你的是什麼,生活中會有很多摩擦沒有錯,人與人也有互相不能了解或不能接受的東西。

張懸想要說的是,像她跟焦慈溥、 Renee、團員、青峰,即使已經那麼癡心的愛著吳青峰了,但還是有很多時候不一定意見相同,除了在臺上會互送歌曲以外,有很多時候他們是不能相見的,可是大家就有這種機會,朋友其實就在身邊。

意思就是說,張懸和朋友們用這樣子的方式表達感情,而大家一定可以找到自己的方法去招呼或是去關心身邊的人,請記得,關心有輕有重,只要你為別人著想,選擇最體貼的方法,那麼別人一定會感受得到,只是早晚的問題,希望大家一起加油,珍惜好身邊的人,讓他們陪我們長長久久,我們也可以陪他們過一段他們也許需要人陪的日子。

現在要唱的歌跟剛剛所說的依然無關,這輩子是不可能有關的,這歌是陳奕迅的「不如這樣」。自彈自唱開始唱起「不如這樣」,貝斯、電吉他、鼓陸續加入。

今天是焦星星的舞會,接下來的三首歌很重要,謝謝大家過來,雖然人很擠,還是聽一下吧!簡單說一下,焦星星跟吳青峰有一點很像,他們都是那種不能說豁達,他們有自己有執著或很堅持的一些品味或生活方式,可是焦星星是張懸見過超級少數既不為難別人但從來不勉強自己的一個人,這一點非常難得。

我們看到報章雜誌上面,大家好像都是比較鼓吹比如說拒絕聯考的小子,或是張懸這種,這當然有其道理在。可是慈溥是她見過既能夠用豁達的人生對待別人,去寬容人與人之間發生的事情的人,但她又能夠堅持自己的原則,她的處世之道是非常有智慧的,所以今天要辦這場演唱會送給她,其實有一部份也是希望鼓勵各式各樣的人,有時後泡在悲傷或小快樂裡面是很爽啦,但偶爾如果你可以跟焦星星一樣,花人生的一段歲月為別人著想,但是在中間又為自己努力,相信回過頭去,一定會覺得自己非常值得的,那是人生最大的幸福。因為那代表你並沒有錯過什麼,你也沒有犧牲自己。

這段話還是跟下首歌無關,接下來的兩首歌要歡迎王子克拉克。帶來莫文蔚的「真的嗎」,適合跳舞及告白的歌曲。

接下來由克拉克及張懸帶來「然後你怎麼說」。Renee及一群好友帶一袋Algae 海報上臺,上次發完還有剩,但又不到可以給每人一張的數量,這次用丟的方式給臺下聽眾,連青峰都到二樓拿海報往下丟,一捲捲海報飛揚。張懸也拿了兩捲,沒用丟的,在唱歌之餘拿給前方右側的聽眾。

克拉克除了彈吉他之外,很盡責的一直重複唱「大雨它下吧 盡情的淋溼我頭髮」,唱到後來有點停不了了,望向後面求救的樣子好可愛。張懸笑說自己是流氓,克拉克是少女,男女授受不親,無論如何都有距離。

要唱今天最後一首歌了,臺下一片惋惜聲。張懸笑說,表演之前她並沒有喝酒,如果看到她今天好像有點走樣的話,其實她一直都是這樣。她並不是一個沽名釣譽的人,所以跟人家說張懸的表演其實就是這樣,但是 Algae的表演很好。

杉特這時彈起了一首耳熟能詳的主題曲前奏,凱同也配合打鼓,故意整張懸。張懸看了看他們,不知道為什麼情勢會走到這樣,杉特還繼續彈了幾下才停止,停沒幾秒又開始,鼓也配合得很好,看來有偷練過。鬧了兩次之後,張懸語重心長的說:「屋漏偏逢連夜雨。」

要唱今天的最後一首歌,謝謝大家來。後臺傳來一張紙條給張懸,她看了一下子後,把紙條攤開給大家看,上面寫的是:颱風請大家小心。

張懸還是很謝謝大家今天過來,等會兒結束的時候門口會有人拿乖乖桶發糖果,先走的人,有空的話記得拿個糖果。要注意安全哦!回家小心。

她笑說自己不會一直都用這樣博取大家的歡心,真的,雖然這一套在臺灣行得通,可是她一直很想給的是像那種甜梅號、橙草一樣很慎重的表演,不多話,好好表演,現在的Algae辦得到,請期待Algae一起錄出來的東西,在此之前,請來The Wall看表演,去女巫店看表演,去河岸留言看表演,無論如何,為自己找一些跟音樂有關的東西。那不會讓你自由,但一定會讓你覺得不自由也沒那麼重要。講完這句話,張懸自己覺得很煽情,好適合去選舉哦。

要唱的是焦慈溥最喜歡的北一女手語社社歌,說到這裡發現社歌真色情,臺下猛笑。希望大家有一個很美好的夜晚,謝謝大家, Algae會加油!大家也要繼續哦!要唱「真心英雄」,可是後面的 key太高,張懸唱不上去,到時看看聽眾可不可以記一下副歌幫她一起唱。貓王是萬事通,可以給貓王唱。

這首歌用來祝福大家,張懸哽咽的謝謝焦星星,謝謝 Algae,謝謝克拉克,謝謝吳青峰,謝謝 orbis,大家加油!可是一句:「大家要晚安哦!」又讓大家笑瘋了,再補了:「祝好夢。」一定會的。

很勵志的「真心英雄」,用在營火晚會也很好,適合大家手圈手圍成一圈。張懸唱到間奏,謝謝鼓手凱同:「薄荷葉也要加油哦!」凱同微笑著點頭。

先預告了自己會破音的張懸果然做到了,唱到「把握生命裡的每一分鐘 全力以赴我們心中的夢」以後高音一路勇敢破到底,全場跟她一起嘶吼,即使歌詞不是那麼熟,即使歌喉不那麼好聽,但就是豁出去了,因為唱得最猛的那個人正在臺上引領大家。

唱完之後,大家熱烈掌聲給 Algae,張懸聲音也已經沙啞了,仍然祝福大家生活愉快平安!加油加油!再邀請今天的工作人員上臺,並謝謝今天的音控老師,The Wall很用心,雖然賣票有時會出錯,有時候他們真的不知道人多還是人少,給他們一點點暗示,他們會懂的,希望大家常常來The Wall看表演。

青峰再度上臺,已經換上黑色T恤和牛仔恤,The Wall總經理orbis髮型很酷,焦星星給姊姊一個擁抱及吻,張懸也一一和他們擁抱,並興奮大喊:「我抱到克拉克了!大家晚安!來看表演啊!」射出彩帶,結束表演。

安可後,張懸再度出場,並且帶來一位神秘嘉賓──陳建騏老師,如此精采的組合當然不能錯過。張懸說陳建騏老師是她最喜歡的編曲人,兩人要合作「貝阿提絲」。

陳建騏老師雖然是臨時被拉上場的,有些無措,但還是熟練的彈起「貝阿提絲」。這首奇妙的歌,原唱是黃小楨,舞台劇演出時由楊乃文演唱,現在由張懸詮釋,一樣的是孤獨,一樣的有血有肉,一樣的令人喜愛。唱完後,張懸擁抱建騏老師並在他臉頰輕吻,謝謝建騏老師。

這樣的夏天就快結束了,假如一直這樣,以後聽歌的時候就會想起這個夏天。

要謝謝焦星星讓這兩場演唱會誕生,你有一個非常愛你的姊姊。

今天的歌很夢幻,連歌單也是。唱在前排,可以看到歌單,裡面除了寫今天的演出曲目,也註明了段落之間要講的話、要邀請誰出場等,像其中一首就是「orbis重返榮耀之招潮蟹」,旁邊有些樂器演出的註記,很用心。

回家時聽到廣播,主持人播放完「千里之外」,接續播的是「愛在波西米亞」,我完全無法調適心情。昨日已自成一個世界,回憶卻會交織而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