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3, 2008

未成年對話

安安與表弟有一個共通之處,只要一直丟問題給他們,他們可以滔滔不絕與你分享個人世界的一切。這天,安安回到了森林的秘密基地 (基本上就是工讀生的座位),我問他:「你的秘密基地有什麼?」他開始說,有這個…有那個…

然後拿起了一把剪刀。

又順手拿起麥當勞外帶飲料的厚紙板杯架。他開始剪下去了!

我回去小房間作筆譯。沒多久安安就帶著他的創作品進來展露成果,杯架被剪成了一個大十字鏢的形狀。「啊這是什麼?」「這是炸彈!」在接下來的半小時間,杯架進階版分別扮演過炸彈 (成功炸死兩名小外星人)、防護罩、蜘蛛、鍬形蟲等等腳色,最後成了飛鏢。安安相當自得其樂地將飛鏢射來射去,加上我搧風點火「飛鏢可以飛多遠?它只能飛到這邊耶!」這位還在唸幼稚園的小朋友越來越瘋狂…「看!可以飛很高噢!」杯架就在房間裡飛過來,飛過去。讓人實在很難專心工作。

杯架/飛鏢撞到 booth 的玻璃後,安安說:「玻璃破掉了!」

就如同厚紙板杯架並無法在現實世界裡炸死外星人一樣,它也無法藉著單薄的身子摧毀玻璃。不過我很配合的說:「玻璃破掉了噢!怎麼辦,羊老師會很生氣啦!」

然後,安安還是邊玩邊回答我:「假裝破掉的啦!」

我不禁笑出來,沒想到你很能分清楚現實與遊戲嘛!

2 comments:

joy said...

太好笑了啦!!

gitiswoods said...

to joy:

每次和他玩都有新笑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