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18, 2008

大獎得主

受到超緊急案件的呼喚,不過就算再緊急、再艱困,每個都是機會。既然好不容易流到了我手上,能抓住就抓住。很多事情是你想抓住也抓不住的(泣)。案件描述清楚,知道訪談雙方是誰,主辦單位是誰,時間與地點。只是,除了履歷以外沒有資料。履歷這種東西,用處不大但也不全然無用。誰知道講話當中會不會隨便就來一句:「19XX 年的時候我在 OO 機構擔任 △△…和同事某某一起發現了XYZ…」

形式:長逐步口譯
主題:醫學與拉哩拉雜相關

既然沒別的事前資料,只好又上 Google。身為這個時代的口筆譯人,不曉得如果沒有 Google 大神我要怎麼活下去。訪談人物得過大獎,於是從得獎原因開始看起,研究內容是什麼。很幸運有個網頁以淺顯方式解釋這項研究,但國中後就沒再上生物課的我邊看邊畫圖理解,搞了半小時才稍微清楚些 (e.g. T-cell 的作用)。又查到他一份自傳,有點長,耐著性子讀了一下,後來證實有幫助,因為記者問起了大人物的家庭。文字之外,又拜科技所賜,找到大人物過去接受媒體訪談的聲音檔及影像檔 (YouTube 的功能已經遠遠超過娛樂小短片集散地了),如獲至寶放來聽,先熟悉熟悉對方的口音與風格。

原本下定決心在 24 小時內全面閱讀關於生物、免疫的資料,然又來一個筆譯急案要作,佔去了些時間。等到我在圖書館急就章地抄起免疫的書來翻看,離上場只剩兩個小時。大條神經機制啟動,想說算了,現在再看也吸收不進去,已盡人事,回家準備出門。


記者到場後匆忙遞給我一張寫滿問題的 A4 紙,人家有想到要印一份給我竟然也讓我小小開心一下。記者說,不會問「太」深入醫學的問題,主要將著重於大人物的經歷,霎時鬆了口氣!過程中一切都還好,記者的問題滿清楚 (加上有白紙黑字的問題單),大人物的回答也都了解。但當組織機構名、人名被隨口扔出時,果然造成了一點困難。

心得檢討:(1) 贅字太多贅字太多贅字太多。一急就亂講話。解決方法應該還是放慢腳步,心情鎮靜一點才有餘力監聽自己產出,最近看到一個很好的模範,深感監聽的重要性。其實修飾、包裝的影響力不小,對於聽眾而言,一定不只希望聽到內容,更希望聽到整理得好、句構易懂、甚至漂亮的內容。(2) 氣氛雖輕鬆,但有時幾近閒聊的回答不容易抄筆記,因為基本上無重點。(3) 大人物的頭銜滿足了我一點虛榮心。(4) 上了年紀的人發聲會較不清楚。(5) 大人物說要對你自己做的事情懷抱熱情 (passion),啊,很多在各自領域上有所成就的人都講過這句話,看來是真的。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