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1, 2008

綠世界 - 後記

最初,不明究理接了成長團體的口譯工作以後,完全沒有預料之後會目睹的景象。一輩子首次目睹一個人類嚎哭 (非大哭,是嚎哭),就在這裡。當然他們也笑,也有各自的工作、社會上的角色,也對我問東問西。只是衝擊最大的莫非是掏心掏肺的坦承,和悲傷,和眼淚。

第一次見著可嚇壞了,怎麼了?你因著什麼這般痛苦?或許出自不能理解吧,像她所說過的:「要有多一些生命歷練才會懂。」先自首我沒有,雖然這不能正當化我那不理解之下受消磨的耐心。幾度在翻譯中瞬逝的空檔,聽到腦袋自動進入問與答程序疑惑著抑或評論著:不曉得要不要離婚?如果不愛了,只剩傷害了,不是分開比較好嗎?小孩在國外唸書很孤單怎麼辦?讓他了解你支持他,其餘人生他得自己面對不是嗎?實際上沒這麼簡單的原因出自「可是」兩字。離婚?「可是」如果離了就…不幫孩子?「可是」如果我不管他就…可是來、可是去的無窮迴圈噩夢,感到不知所措生命無助的空洞。

我想我可以試著猜這一切當中的邏輯,只是那不是我的邏輯,我只能尊重卻無法打心底瞭解。人應該可以堅強一點的,不是嗎?如果我們面對,就算不會 (也不可能) 萬事如意,起碼能腳踏實地走過每一步不是嗎?阿 J 有次問:「是不是因為沒有宗教信仰才受許多生命難題困擾成這樣?」或許,是缺乏對自己的信仰吧。

結束的那天我走到附近的公園長凳上坐著曬太陽,有點慶幸,為自己。

唉,說得一副很懂的樣子,其實也可能根本是出自無知才在此大放厥詞,置喙他人生命總是簡單。願主教我謙卑,給我智慧。

4 comments:

MTLsquirrel said...

感覺你講話的邏輯有點像:
一直朝右走,也慶幸自己走得很開心
突然之間被什麼打到或踩煞車一樣
你決定稍微往左走一點

這,就是所謂的謙卑嗎?

gitiswoods said...

to mtlsquirrel:
你舉的例子很有趣,你的最後一句雖然有問號不過看得出來你並不認為那是「所謂謙卑」,但你所謂 "感覺到的我的邏輯" 是份誤解,我想的並不是那樣。

沿用你的例子,我"一直朝右走,也慶幸自己走得很開心",但此外我心裡還咒罵朝左走的是軟弱沒用的笨蛋,"突然之間被什麼打到或踩煞車一樣",我開始要懂得每個人的生命歷程不一樣,就算我們方向不同,我要試著去理解他們和我是不同的。並不是從此我就向左拐一點,是學著不要太自以為是,太批判向左走的人。

這樣,你懂了嗎?

gitiswoods said...

唉,你從哪裡看出來我想要 "稍微往左走一點" 了? 其實我有點失望。

MTLsquirrel said...

懂了!
Big hu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