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31, 2008

Nothing is guaranteed

某個領域裡的人們,具備某些類似的特質,可是人畢竟是個複雜的組成體,將他/她的某部份想法、行為歸到某類別中後,依然有太多其餘組成部分無法極盡描述。理論上修完課的那一年,恍然大悟自以為從前輩身上發現口譯員的共通特色。雖然同學笑著說:「認真、負責哪算什麼特色!」我還是認為眼見之口譯員與它類產業相較起來,特別地負責,特別地認真啊。

暫且說這真的是類似之處吧,每位個體的性格又是那麼不同,亦有熱情亦有冰山,亦有賢慧亦有精明,亦有狂妄亦有自謙。相似又相異的。

心得來了:平平都是律師,說話風格大不同。


原本以為來自新加坡的講者應該是外賓中最容易理解的 (投影片算清楚,英語算母語)。會前預測能力趨近於零的我,果然又錯了。該說是新加坡式英語的緣故呢,抑或主題的緣故呢,結果竟然相反,很不容易聽懂這段。反倒是其他亞洲國家的內容比較清楚、有條理。

島的代表所作簡報也有條理,循序漸進,看得出邏輯就能懂。然而就算如此,呈現技巧又有舉足影響。A 教授的外語不錯,除了發音具備抑揚頓挫,從用字也聽得出來。聽起來不大有趣就是了,如果台下是學生應會昏昏欲睡 (注:客觀一點好了,當時是地獄時刻下午三點,血液忙著集中在胃部分解午餐之時,不能說這點沒影響)。B 教授的外語水平與 A 教授不相上下,但說話起來生動許多,能夠吸引大家的注意力。我要是學生,會很喜歡聽這種課,聽懂的部份會開心,聽不懂的部份也會認真去思考,腦袋在轉動、學習效果正面的感覺真好!相當佩服能把一件事情講到外行人都懂的講者,對譯者來說這類講者也最不讓人害怕 (注:當時在談某法條的修正案,如此枯燥的主題聽來竟然有趣,講者功力不容小覷)。

法律這個領域博大精深 (哪個領域不是…),法條又詳細拗口得要出人命。以管窺天所見一小部份覺得值得去學,可是若要弄清楚來龍去脈難啊,砸的不僅是時間還連同腦漿一起。一樣,總感到要讀、要理解的東西堆堆堆到南天門去了,總感學有未逮必須填補巨大的無知缺口,只是轉個身又要快馬加鞭趕讀下個科目,像是個每天都轉到不同主修的學生啊!

說起來有些像上課期間。每位老師每個星期給的主題都不同,運氣背一點,一週內要準備三、四個領域,啃資料、Google 效果也有限。離開課堂後這個恐怖現象竟然還在進行式…資訊焦慮症看來是長期疾病啦!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