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7, 2008

post-graduate kindergarten

和傑瑞聊起 Ray 來。後來他告訴我,Ray 還在教課呢,心底一直以來的疑問得到答案,忐忑不再,鬆了口氣。Ray 是一位我在大學時代認識的詩人老師。上一次見到他已經是 2006 年,且沒有機會跟他打聲招呼。從那之後不時掛念想著,他後來怎麼了?

傑瑞很好心去查了一下再告訴我。鬆了一口氣同時,卻又感到自己是如此幼稚。想想 Ray 要面對的嚴峻挑戰,想想自己又是因為什麼而煩惱。怎麼比?可惡,想到無法克制擔心一些事情,真討厭小鼻子小眼睛的自己,真討厭像油價漸漸下滑的信心。幼稚。

又侷限於小小世界,沒看到有的人多麼努力用生命創造什麼、留下什麼。

有空去跟 Ray 說聲嗨好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