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6, 2008

準備

狹義而言,口譯員的工作時間為會議/活動舉行之期間 (半天、一天、多天、一週不等),即「口譯」之實際時間;廣義而言,口譯者的工作時間卻從接下工作的那一刻起,即從「準備」階段開始計算。

準備階段要做的事,莫非是看資料、查資料,如果有夥伴,也可以相互討論討論。口譯的場合相當多元,凡跨文化、跨語言之活動,皆可使用口譯服務。多元之下,每場的準備空間也很多元,光譜一端,是告訴你什麼東西都沒得看的客戶/主辦單位,光譜另一端,是在一、兩週前就將各種投影片寄給口譯員的客戶/主辦單位。哪一種狀況較理想?不一定。

個人當然偏好有資料可讀的狀況,畢竟目前各領域的知識廣且深,自己尚未培養即興發揮的功力,有資料心裡就有個底,比較安心。問題在於,資料有時很.難.懂,尤其是專門領域如醫學、法律、科技等等,字彙還不少。且會議中所討論之議題通常為最新發展,若真要查…就算是全能的 Google 大神也不一定能全數查到。

物理、化學、生物這類資訊,從高一後就沒再刻意研究過了,雖然以前對這幾科有著一定興趣。因此在拿到資料稍微瀏覽後,深感知識不足處甚多而查了好多字。主辦單位盡責安排的事先會面也有很大幫助,可以預先熟悉講者的口音、風格、內容。


某篇簡報與醫藥有關,生字最為多、長,所以找了雷絲莉來問。一問之下,發現具備專業素養就是不一樣!落落長的拉丁字,專業人士可以拆解、判斷字義,且許多為此領域的常用生字…她一看我手中資料,竟然說:「cellulose、nutrient medium 這麼簡單也要查?不就是纖維素和培養基嗎?!」嗚,這輩子真的沒用過這些字。還有其它一堆查半天的化學字眼,一天可以看完兩篇就覺得很了不起了。

資深、資淺之差異或許也能在準備時間、方法上一見高下。某次艱澀學術會議,一天的議程囊括不下八個簡報,各個主題都不一樣,讀了一個星期仍一知半解,問答時間更有如提心吊膽的一波敵我勢力不均攻防戰。感覺起來,大師能較快抓住重點、臨危不亂。我還有個壞毛病:不懂的句子超過三句,腦海的跑馬燈就出現「ooops,糗了」,易陷入不安中,要回復注意力需額外用力。

雖然準備專業領域會議花費心力較多,卻也能學到較為深入的知識,這是身為口譯的幸福之一。至於這些字的記憶能持續多久,這個,又是另外一回事啦!

6 comments:

Hana said...

cellulose、nutrient medium 這麼簡單也要查?-->嗚,果然是隔行如隔山。

gitiswoods said...

to Hana:

就是啊,人家十幾年道行不是一朝一夕吸收得來的,只好狂查。

abeillee said...

不過,我發現有的客戶(ps大多是洋人啦)喜歡用口譯員,而不選擇自己屬下或同事等同業人士協助溝通,反而是因為口譯員非以此為其所學,比較能夠通篇接受說話者的觀念。

因為有的時候渉及該產業的人士,容易囿於所學,或是因舊觀念會錯意,導致傳遞話語時有所偏差

醬算是彌補生字缺憾啦!:-)

M said...

因為medium有很多種,像water agar就不具營養成分,所以嚴格來說,medium才是培養基。

gitiswoods said...

to m:
沒有營養成份還是可以當培養基喔?好神奇。感謝指教。

M said...

因為很多微生物都具有特殊的存活方式,像是某些細菌會產生endospore,真菌也會產生某些為了適應不良環境(缺乏營養、水份etc.)的構造。而為了觀察這些構造,我們就必須使用相對的培養基進行菌體培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