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7, 2008

準備 cont + 聚會

有資料與沒資料之間,利與弊並不篤定。有時候,沒資料省得將自己淹沒在重重 A4 紙張當中,抱著見招拆招的決心到場,結果不一定壞;有時候,完整放在檔案夾裡的各個簡報檔案可能太多,可能太難,可能太與講者當天的演說無關 (的確有可能發生,什麼叫做離題你聽過吧?),都讀完不能保證結果一定好。

資料就是這樣讓人又愛又恨。由於主辦單位辦會經歷豐富,也熟知口譯需求,很早就將時間訂下來、資料寄過來,又費心安排事先見面。看到資料不易,譯者提早開始準備工程,每天查查查。到了某個程度,升起一股複雜的感覺。一方面,知道自己有機會作充足準備,每看完一疊資料推到旁邊,對自己表現預期的信心便也隨著資料的高度上升,想著:全部都看、都查了,這次應該可以做到水準之上吧!接著信心鐘擺擺盪到另一方面:要是查成這樣還做不好,不就意味自己實力不夠?一面刻著自信,一面刻著憂慮的鐘擺,擺啊擺搖啊搖,試著讓它穩在中間,不要過於張狂,也切莫杞人憂天。

結果嘛,個人依「感覺」來評斷,應當很可以接受。要客觀點根據「證據」評斷的話,得放錄音來聽聽。哎,如果做同步,小魚多半會錄下自己的口譯作為反省材料。然而,實際上會不會去聽就得看什麼時候閒得發慌又勇氣滿滿。兩個條件皆滿足,手指頭才按得下播音鍵。按了,也不保證聽到幾分鐘時會去夢周公…於是錄音檔就這樣存於硬碟深處。


半天工作結束後,很高興地約到了其他譯者午餐。從昨晚起可就很期待工作後的放鬆時光啊!而且自由譯者到處浮萍飄蕩,能否飄在一起得拜託運氣賞光。自從少去學校了,便不常看到艾瑪姑娘,學姊也難得一見,所以襯著玻璃窗外的藍天白雲,心情相當愉快,東西好吃當然更大大加分。

我們聊著聊著,有產業內的事情,有產業外的事情。每種不同階段上的譯者,在乎的事不同吧?以我的資歷,容易想到的是自己未來,但問號 × ∞。Everything worth doing is worth doing well. 高中時某位老師的留言。我想把這件事情再作得好一點。請,給我機會。赫啊!

2 comments:

abeillee said...

一直遊移於事前提供資料(理論),還是沒有資料上場(實際),何者為「正常」)?故一直隨業者「高興」,不太強求。

直到有次譯(企業)高階大老的員工激勵演說,坐在大老旁邊,瞄到他自己手上的講稿。

結果…小小冊子上,只有大約 5-6 點提網,每點提網最多不超過 5 個字(而且完全為單字不成句)~當場,只有倒抽一口氣,「還好沒有之前白目地去問大老要資料」

以後,就繼續隨業者「高興」~
有資料…感激得痛哭流涕
沒有資料…就…就…靠不怕死的精神唄~哈!:-)

gitiswoods said...

to abeilee,

我是覺得不管如何,資料能要到最好,就算內容不多,也可心裡打個底啦。另個選擇是事先與講者溝通,也很有幫助。在譯者能力範圍外的事,比如說就是沒資料...也只能自己想辦法補一點該領域的知識,看運氣多少可派上用場。

出了校門後,應變就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