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18, 2008

生疏

有時候人們會問,做翻譯的需不需要專攻特定領域,或是學校課程是否有分各種領域。先說學校好了,森林的筆譯課程的確分出數個大領域如法律、財經、科技等等,授課老師皆為實務上從事這些領域的人士;然而口譯課程僅以語言別、形式分,題材怎麼定則依授課老師為準。進了翻譯實務的場域,如果具備專長則可以依此樹立個人招牌,只是以口譯而言,大部分的譯者仍需橫跨多種領域。

目前職業生涯裡碰過的領域裡頭,偏商管、科技、人文為自己的主要經歷,財經及法律經歷則較有限。說到法律,每每不管在何種場景下接觸,總是難脫生疏之感。仔細一回想…根本未曾有系統地認識法律嘛!公民課裡提到一些,大學課程中似乎有憲法課…但是上了些什麼完全不記得。


事先拿到各國代表部分資料,重點概念能懂一些,不能懂的得聽天命啊。上午一直在微調中,下午才較進入情境,終於感到自己是整個會場的一份子,而不是袖手旁觀的搞不清楚狀況路人。多聽了一些,也多講了一些,經歷過磨合期 (這個詞可以用在這裡嗎?),漸漸搞清楚這個主題的重點在哪裡。中進英比較難,但英進中時數較長,好險好險。

搭檔開玩笑地問說:「看他們討論這麼激烈,有沒有感受到這些人對法律的熱愛?」從發問學生的語氣中分辨得出他真的很想要知道答案,也問過學法律的班上學生,他說只要懂得用,法律一點都不複雜、艱澀 (真的嗎…)。做這樣不熟主題的會,能明確感到在準備、口譯的過程後,知識邊界向外推擠了一定界限,很正面的感覺,再多來幾次一定可積累多些概念、詞彙 (口譯工作之必需品)。

如果在工作外能自我充實最好啦,不必每次急就章又囫圇吞棗。攤開這張長長的「待讀清單」,哎啊該從哪塊領域開始著手好?就在猶疑不決之際,筆譯、口譯、其他工作漸漸堆起來,又要忙著處理…每次都這樣輪迴、這般檢討,到底何時才能篤定決心動手去作?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