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15, 2009

我與我過去的工作 - 麥當勞 NY (1)

Work & Travel、Work & Holiday 等計畫近幾年大行其道,間接或直接聽過朋友們有意前往,或考慮參加,或準備回來了。現在最多人選擇的是澳洲吧?在網路上看過不少分享澳洲打工渡假經驗談的島民。可能是因為簽證期較久,計畫又大力推廣,所以最受歡迎。相較之下,多年前自己到美國打工的期間就短得多了。該計畫最長允許外國人使用交換簽證 (J-1) 工作三個月,外加一個月旅遊時間,共四個月。自己因為要回來趕開學,僅待了 10 週。

為何跑得大老遠打工呢?當時有位長輩很不能理解我幹嘛不好好讀書,打電話訓斥一番。很久以後,他才說突然瞭解我為何走了這一趟。聽完他的話我在心裡大驚:「天哪,本來就是這樣啊!難道我沒說清楚嗎?」依本人個性,可能還真的沒說清楚,因為腦袋裡這個決定的邏輯再簡單不過:我想長期旅行 -> 但是沒有錢 -> 所以要一邊旅行一邊籌旅費。這,這還需要解釋嗎?

總之就玩了這麼一趟,排班時努力賺錢,排休時用力玩耍。回國以後收到美國政府的退稅 (外勞在當地工作也要繳稅),算一算這 10 週的收支剛好打平,真的沒誇張,不多不少,所以覺得是趟值得的旅程。

下頭重貼當時應同學要求所寫之舊作,關於那年夏天。

#

在夏與秋的交界,長島閃著暖洋洋但不炎熱的陽光。

一個人,我站在 Budget Host Inn 的偌大草坪上,靜靜地呼吸,吸進這個 夏天的味道,吸進過去 10 週的光與影。這個時刻,大家都已經上工了。唯有我,聽到陽光流瀉的聲音。「Karl 待會就要來了吧?」我踱步回房間作最後的整理。

#

申請來美的過程前後幾乎花了5個月的時間,從報名、檢定考、申請文件和簽證、到找工作。一切塵埃落定後學期也剛好結束了。然後,在一個台灣島的夏日,我從桃園中正機場依序經過中國的香港、加拿大的溫哥華,最終降落在紐約 JFK 機場。歷經 15 個小時的飛行,迎接我的是長島的夏日。

初次看到雇主 Karl Holmes 是在他來哥倫比亞大學接我去工作的早上。一個典型的美國人,約莫 30-40 歲,淡金色的短髮,六呎半的身高,戴著金框眼鏡,英語講得字正腔圓又響亮。響亮的原因多在於他有點重聽,這是事後店副理告訴我的。Karl 一面招呼我,一面便提起我的行李箱向他的黑色旅行車跨去,我得用小跑步才跟得上他一雙巨人腿跨出的步伐,日後我會發現他總是這樣匆忙。左顧右盼看看哥大裡其他的的學生,他們大多要再多住一天再前往工作地點。聽說有的學生得換好幾種交通工具才到得了工作的地方呢。想到這裡,覺得自己夠幸運了--不但就在同一個州工作,老闆還親自出馬來接我。

在長島高速公路上因時差而顯得昏沉,陽光和睡意的雙重攻擊,讓我的雙眼幾乎睜不開,瞇著從擋風玻璃望出去,是一條又長又直閃亮大道。勉強有一搭沒一搭地和 Karl 閒聊之中,一個小時後到達長島上的 Smithtown,一個算富裕的小鎮,居民多是白人。在 McDonald's of Smithtown,我見到了日後的直屬上司 – Jackie (賈桂琳的暱稱)。她的身高直追 Karl,是個大骨架大塊頭的老外。作了短暫的介紹後,Karl 和 Jackie 看出我已瀕臨昏睡狀態,善解人意地開車送我到附近的 Motel,也就是我在 Smithtown 的暫時住所。

這家 Motel 日前經過大火的摧殘,有一整排的房間化為烏有,臨時辦公室則座落在一輛拖車中。繞過一個池塘 (其實是一灘綠綠的死水吧) 和斜坡,有兩排倖存的房間。那個時候我精神不濟得沒去注意這 Motel 的外觀和住客,往後久了我和室友發現來往的人客們龍蛇雜處,不過大家都各過各的互不過問。行李搬進房間後 Karl 交代我好好休息,便匆忙走了。我趴倒在床上,房間殘留的煙味像大麻一樣讓我更昏沉。若是平常我可能會被煙味薰得逃出房間,不過現在我可沒那個心思,只想快把時差和疲倦睡掉,意識不清想著:「明天就要開始工作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