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16, 2009

我與我過去的工作 - 麥當勞 NY (2)

#

其實美國麥當勞和島的麥當勞並沒有顯著差異,不論是服務流程、動線、產品、工作內容等都極其相似。也因此在本地當過打工仔的我並沒有適應問題。惟一的不同點,大約在於顧客們有著不一樣的文化背景和語言。

第一天能順利完成工作多虧店裡的同事們。波多黎各籍的 Miguel 屢次教我使用觸碰式液晶收銀機的操作方式,其複雜性大概是台灣的 5 倍…但是功能也是 5 倍 (注:台灣現在也換成這型 POS 了)。雖然店裡客人不多,但是仍生疏的新手難免遇到問題,比如客人講話太快 (空中英語教室裡的溫吞和漂亮發音哪裡去了?)、我無法理解或有特殊要求時 (漢堡不加酸黃瓜要加 tartar 醬;麥香魚多加一片魚;早餐蛋只要半熟;諸如此類排列組合,變化無窮啊)。這時候往往要呼叫 Miguel 或其他同事幫忙。互相支援是一種麥當勞的文化,很高興在這裡找到一樣的氣氛。

店長 Jackie 和來自菲律賓的副理 Cecilia 也對國際學生以禮待之,有時甚至讓人覺得受寵若驚。在轉往另一家 Riverhead 分店前 Jackie 邀請我們去她配有豪華泳池和SPA設施的小木屋烤肉、游泳,還介紹她的家人和一隻拉不拉多愛犬給我們認識。而 Cecilia 則曾經特地到中國餐館買了幾道中國菜送到 motel 來;假日還開車載我們去逛街、吃飯。她們笑說有時間陪我們的原因是 "We are both DINKs." 不過,對於初到當地的新手們,這種慷慨是很溫暖的。


#

說到工作,站櫃台時最常遇到的當然是接客。基本上,客人的組成舉世皆然,有好人也有拗客。來 Smithtown 消費的客人並不多,其中又多為上了年紀的退休爺爺奶奶,人多半客氣。我對早餐產品較不熟稔,某次廚房出錯送了一盤未加熱的鬆餅給一位奶奶,她回來退貨時我可緊張的,有時候客人不滿意可會要吵著見經理,不過老奶奶笑咪咪地說 "It's ok. It's not your fault, you only served them." 對小小的外勞櫃台人員而言,客人的體諒與笑容是莫大鼓勵,足以幫助我們撐過反覆性的工作內容。也有客人一見東方面孔便有意攀談,順便學幾句中文。一次有幾個國中生年紀的男孩來買午餐,結完帳後說了聲 "Hsieh hsieh",楞了三秒鐘才認知到原來他說的是「謝謝」。看我懂了,這幾個小朋友還得意炫耀 "We learned it from Rush Hour",非常有趣。上述這類歸屬「好客人」區,拗客我也遇過不少,多半是在 Riverhead 分店持著「付錢是大爺」的人。還有一類是「奇妙的客人」,也就是一堆怪人。話說有一對活寶,看來是輕度智能障礙者,總來店裡買東西,然後說 "We don't have enough money."。身為營利單位,麥當勞當然會拒絕他們。這對活寶便會轉身央求店裡其他客人伸出援手: "Do you have money? Can you help us?" 通常真會有那麼一兩個好心人掏出幾元鈔票給他們。這 10 週可謂遇到各國籍各樣的客人。

#

住在長島這段時間,"Work hard, play hard" 是我的生存信念,因為工作的重複性質太高,久了容易倦怠,而此時玩樂就如一劑強心針。在麥當勞工作的好處之一是彈性排班,只要與老闆達成協議,要休幾天、休哪幾天都隨你。在休息與薪水的雙重拉力下,我選擇修兩天,而這兩天通常是我往曼哈頓跑的日子。第一次自己去曼哈頓是趟神奇旅程。為了趕火車,我在清晨五點鐘走在小雨中,路上渺無人煙,我孤單得想衝回 motel 的溫暖被窩。歷經三小時公車加火車加地鐵的通勤,我到了時代廣場。如果當時你在場,會看到一個台灣人背著背包呆在人行道上對陽光傻笑。擁擠、喧擾的街道此時看來多麼美好啊 (相較於工作)。此後對曼哈頓的街道熟了,常和朋友到處搭地鐵與公車亂逛。曼哈頓的五光十色中,對我最具吸引力的是百老匯秀,屢次拜訪市區看了好幾齣,從感人的「悲慘世界」到新潮的「吉屋出租」到傳統的「奧克拉河馬」到經典的「歌劇魅影」到迪士尼的「阿依達」,每齣各有特色,其魔幻的舞台背景和感染力極強的音樂成功塑造出各種虛擬世界。還記得看完「悲慘世界」那天不捨離去戲院,必須花一段時間填補那個世界與這個世界的差異,至今日這齣仍是我抱有特殊情感的一齣。


其他時間我便走在小義大利的街道上,坐在中國城的星巴克裡;看雙子星遺跡,聽河邊大教堂的鐘聲,曬中央公園的太陽;我參加聖派翠克的彌撒,也路過華爾街的金牛。我從這裡,走到那裡…

#

10 週過去,有笑有淚。坐在 317 的房間裡,兩箱行李已收拾好。我想這輩子大概不會再有機會遇見這些上司與同事了:Jackie、Cecillia、保加利亞的 Petranka 和 Bobby、捷克的 Zusanna、波蘭的 Natalia…等,難忘的人事物與情緒,交織在這年夏天。

然後,我聽到叩門聲,該回家了。

7 comments:

Wei-Shin said...

好棒的經驗!很辛苦但值得。

gitiswoods said...

to Wei-shin:

好久不見啊。確實是很有趣的體驗,是一種折衷的旅行方式啊。

Anonymous said...

我想問個有點無關的問題... did it put you off McDonald for life? XD
(終於浮出水面的 師大Jennifer)

Wei-Shin said...

是啊,好久不見:)二個多月的時間可以看那麼多shows應該非常過癮喔!

gitiswoods said...

to Jennifer:

我偶爾還是會失心瘋想吃漢堡,但是很偶爾啦。不過那年很窮,老闆特准外勞在店裡可以吃到飽,第一個星期過後我臉上的痘痘剛好連成北斗七星...同事問我: What's wrong with your face?! 後來就專挑 grilled 類食品,且每天都要強迫自己學牛吃生菜且不能加醬,多喝水和牛奶 (全部都是店裡的資產),過了一陣才恢復正常。我和同事心血來潮也會打野食 ~ 如果有閒 $$ 的話...

TOBY said...

看到你說的麥當勞打工,讓我笑了出來,因為真的很複雜!點各餐點要求很多。例如起司漢堡不要起司,加入番茄片;要不就是不要酸黃瓜多點什麼什麼的,真的是第一次我也傻眼!!!
不過更可怕的是,一個禮拜後我被掉到點餐到去點餐!一整個頭都快爆氇!從耳機裡要面臨聽得懂餐點以及要求!還要收錢還有點餐道限時!我 我 我。。。。麥當勞真是好地方阿!!!!
TOBY

gitiswoods said...

to Toby:

我不時會去看你的網誌耶。

麥當勞閒的時候不怎樣,忙的時候很可怕。我不喜歡車道耶,那個耳機戴久了好痛,而且點餐的聲音會有點糊...除非我只站收錢的那個窗口(人力充足時經理才有資源這麼安排),那就輕鬆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