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13, 2009

Humanity

以口譯員的角度,一個口譯工作的「範圍」相對上很小。範圍?內容包羅萬象這算太小嗎?與會者來自世界四面八方這算太小嗎?當然,從這些點切入的話,範圍要多大有多大,但我指的是口譯工作本身,非它附近所有的衛星。

就和主辦單位的工作人員作個比較吧,辦大型會議可能一年前就得進入籌備階段。有次朋友說到正在代指導教授準備會議、聯絡與會人、幫忙辦簽證機票庶務等等,他說已瀕臨發瘋邊緣,要處理的事情很像從地洞竄出的地鼠,一隻接著一隻,露出腦袋還挑釁說著:「怎樣?你打我啊、你打我啊 ~」媽啊,光用想的我已經冷汗直流…個人相當不能處理雜務!

而口譯員當然也要事前準備啊,追資料、讀資料,與主辦單位接洽等等,忙起來事情也多得不得了,工作時或許要和其他譯者同舟共濟,要面對突如其來的狀況題…可都比較單純。或許可以這麼說吧,在一次工作中,口譯員的工作範圍小,但深度深,而主辦單位相較之下須顧好廣度。


因此工作後,常常有種自己拍拍屁股以不拖泥帶水的腳步離席之感。大概工作的前後一個星期還算是踏在某個領域裡頭、與某些特定人士交遊 (以為其發聲的方式),再久一點…那都變成上輩子的事了,有點印象,有點疏遠。也因此對於工作的感想往往都是這個範圍內的觀察,主辦單位啦,與會人士啦,會議流程啦,主題的意義啦,自己表現的檢討啦,而這個會議中所提及的事項和後續發展將會很輕易地受下個工作蓋過。

這次有趣的是與新夥伴搭配。以前嘛,就算和其他口譯員作第一次搭配,好歹也都是耳聞的人,從來沒有在會前一天才見面的夥伴啊。由於雙方各是陌生人,加上要分配工作,為求保險就先約了一個晚上開始為活動熱身。實際執行面上也有些值得討論的現象,比如說彼岸學者的用字與思考方式有些不同、主持人臨時抽換講者順序所以同一譯者必須連續翻譯 (因為事先分配了簡報,兩人準備篇章不同)、音響問題等等。其中第一個現象滿有趣,可惜當下沒收集甚麼語料起來,如果找得到再行為文一篇。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