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8, 2009

Obsession

最慘烈最血淋淋最殘酷最艱苦最如地縛靈無法擺脫的戰爭,永遠都是與自己的戰爭。戰爭,征戰。不是該很簡單的嗎?既然是自己,最好說話、最能夠通融的啊。反過來說,無法割捨的原因也是離自己太近,你不大清楚要拒於門外的惡魔到底棲息在心頭哪一塊。

Obsession 在 Longman 字典的解釋:"an extreme unhealthy interest in something or worry about something, which stops you from thinking about anything else"

不免覺得自己有點越活越回去了,念頭裡懸著過往不曾存在的點點點。又或許它向來在,只是以種子的形式。追求成長的路上,這顆種子也沐浴在鬥志中抽出嫩芽日漸茁壯為樹。如果不在意要不要進步這檔子事兒,或許種子早已缺乏培養它的養分而乾枯死去,而我不必忙著取出大剪修去礙眼枝葉。想來真是諷刺,如果追求的事物引領我進到反追求的事物。

Unhealthy...worry...stop you from...字典定義得挺清楚。

我只能祭出初衷與之對抗。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