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17, 2009

Stakeholders (1)

朋友問過,到底口譯人員會出現在甚麼場合。最容易聯想到的是國際性會議、研討會、論壇等等,由於與會人士在語言及文化上的多元而需要安排口譯服務。但平心而論,其實任何跨文化與跨語言的溝通場合中都有使用此類服務的可能。

對,就是溝通場合。

講到這兩個字,不免又想到寶螺諄諄教誨:人無法不溝通。兩方或多方之間以「語言形式」可交流意見,不論是立場相同可彼此砥礪的惺惺相惜,或是陣營對立火花四爆的針鋒相對。但以「非語言形式」進行之溝通也不少,一個手勢、一種站姿,就算臭著一張臉不說話,也確實傳達出了當事人的態度,這,也為溝通效果。

語言之於人類實在太重要,人類文化之傳遞很大一部份仰賴於語言,而顯性溝通在各種層級的人際關係中實為基石。只是,現代人口眾多,能夠選擇不要溝通的機會日漸稀少,進行溝通因而可能成為不得不為之行為。

個人覺得「開會」這件事情常常就強迫人與人溝通,當事人原本有無意願可是另外一回事啦,老闆徵召員工進會議室,誰敢不從?國際會議上某國要是缺席,權益並可能就由他國決定,誰敢不去 (島是特例)?開會變得很重要,甚麼事情都要開一下會。


個人感到 P 會議即是如此。會議參與人對於會議的期待甚不一致,雖然還不到完全相反。而會議中的溝通意願亦似春天的氣候,氣溫較冬日回升,但不時吹過料峭寒風。因此翻譯起來總有種卡在二檔的感覺,一方拋出球,到了另一方就被黑洞吸過去無聲無息,咻;不然就是球以太極手法一轉又回來,但軟綿綿無從施力。大概我對「會議」這檔事之前抱著太單純的想法,只想說不管意見相同或歧異,總是把話說清楚才能決定要下一步要去睡雙人床還是走獨木橋。

譯者的處境又如何呢?雖然不是直接利害關係人,但以會議的輔助元素出現,多少仍希望會議是個成功的溝通過程,有點遺憾囉。正面看的話,倒是學到一點新知識,這個領域看來相當博大精深啊,應該能算是跨產業的領域吧,而且也跨公、私部門。關於公部門這部份,行事風格真與民間機構不同,從「稱謂」極度注重高下階級可見一斑。

新的主辦單位,新的一課,新的開始。

2 comments:

abeillee said...

嗯…經過實務經驗後,
我發現口譯的角色,溝通多於翻譯
有時都很想在名片上印個
"communicator"比較切合哩 XD

gitiswoods said...

to abeillee:

是的,口譯的存在莫不為了溝通。但自己也認為譯者所能發揮的範圍會/應受到限制,如果越俎代庖,那譯者的定位就亂掉了。有時候我覺得作逐步定位不好抓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