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18, 2009

Stakeholders (2)

討厭菸味大概是從…有味覺喜好開始,很不湊巧的是我老爸在那之前就開始抽菸了。並沒有因為家裡有人抽菸而習慣這件事情,還是對菸味有種反射式的敏感及厭惡,掩鼻、皺眉,一直到大學都還是如此。

然而今天的部份行程中,我們要參觀…

香菸工廠。

老實說事前並沒有想太多,注意力大多放在投影片的準備上。而且大學之後因為身邊有癮君子朋友 (Vincent 你快戒菸啊!),對這項行為或隨其產生的效果稍微提昇了容忍度,不再聞「香」變色。所以直到走進工廠大樓我才瞭解事情的嚴重性…

先倒片一下。初訪地點其實是菸廠老大的辦公室,一進去映入眼簾的是滿桌大概四、五十包的各種品牌菸品,五顏六色煞為壯觀。眾人入座後,老大為表示好客歡迎之意,掏菸如神槍手掏槍般迅速、確實,就敬起菸來了,譯者笑著搖手說我不用了。代表個個是菸槍,就言談之際吞雲吐霧,我在旁邊思考著菸害防制法 (THPCA, Tobacco Hazards Prevention and Control Act ),不禁又微笑起來。

沒多久轉移陣地到另一個大樓去,也就是工廠所在地。剛踏進建築物我就覺得不妙…不妙啊,還在外圍就聞到鋪天蓋地塞在每個空氣分子之間的菸味分子!腦中一陣暈眩,趕快調整一下容忍度水位線,因為待會要與菸草作更近距離的接觸啊!


結果工廠裡不但充斥菸草味,轟隆隆的機械運轉聲可也不遑多讓,你非得用喊的才能讓彼此聽見,所以裡頭的作業員們都戴著耳塞工作。進入工作情境以後,當然沒有閒暇心思管其他,比較擔心的是翻譯的進行。不一會兒,身體大概比較習慣了,不覺有異,而且更重要的是…看香菸生產其實挺有趣味!生產線的一端是菸草,另一端是一大箱、一大箱裝好的菸品。中間的過程是這樣的,菸草先送進捲菸機 (cigarette-maker) 加濾嘴、捲起來、上膠,速度高達一萬支/分;然後白白的菸排排站繞了好幾圈送進包裝機 (cigarette-packer),每分鐘可包 400-500 包左右,一包裝有 20 支箱菸,這就是一般販售的小包 (pack)。包裝還有分呢,有硬包 (hard pack)、軟包 (soft pack)、八角包 (bevel edge);接下來還會裝成長盒,長盒再裝箱去。


看到從小就認識的菸品,原來是以這樣的流程生產出來,心中滿是新鮮感。一趟下來多認識了一點關於香菸的二三事。島上的菸品市場非常的大 (以我的觀點),其中牽涉的利益,當然也就不在話下。

3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我們去台中菸廠的路上,我第一次吃了檳榔XD,是跟美艷檳榔西施買的,因為這也算是台灣特產嘛^^"

隔天去屏東菸廠,廠長請我們抽菸,我還第一次抽了菸!!!

真是一次奇妙的口譯經驗... ...

PIG GROUND

Anonymous said...

真的太妙了, 是寶島名產長壽牌香菸嗎?
Jennifer

gitiswoods said...

to pig ground:
我後來有特別問你們南下的狀況耶,真好玩。你非常能入境隨俗啊,廠長請我抽時個人是婉拒了,哈。怎樣,滋味如何?

to Jennifer:
長壽有的 ~ 還有其他兄弟品牌,以及洋菸。跟著去便利商店觀察以後才發現菸有夠多種的,該店大概陳列了約 100 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