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8, 2009

夢 + 單車

I. 雖然很想以這幾天氣溫較低作為賴床原因,但進入晚睡晚起循環並非這兩天才發生,所以氣溫大約只能算藉口。睡得很舒服倒是真的,作一場好夢更是錦上添花。

有段時間作的夢「感覺」都很真實,到醒過來後真會有我夢蝶、蝶夢我的困惑那種程度,夢中各種怪奇世界,或熟悉的面孔但陌生的舉動,往往讓人想將一切細節記錄在夢的日記本上,以便日後回味比電影更精彩詭譎的劇情。尤其所有畫面都在腦袋中播放,根本不需要 CGI、特效就無比真實,畢竟人類所有感覺的成形是在腦裡啊。

夢中我和友人走進一臺大於一般尺寸的電梯,褐色調,像高級飯店附設電梯的調性。我們分站兩邊,兩人中間仍有非常充裕的空間容納一位電梯先生,他說,我們要往上囉,要升到大約 4000 公尺。當然,在夢中的我們並不覺得電梯要升到玉山的高度有何不妥,也不會記得原來台北 101 只有 508 公尺高。

不曉得何時上升過程結束了,我們開始下降,電梯脫離了原歸屬之更大結構,透明的後壁轉化成如鑽石切割面般多角度球形,讓人可以躺著似的,又同時看穿透明材質…緩緩落下,像重一點點的肥皂泡泡,落到亮亮的、生機無限但看似與一般無異的街上,泡泡打開,我們降臨。

醒來以後的感覺很好,大概跟能飛在天上有些關係,能以常態無法取得角度縱觀一切…像旅行…像一場安全的探險。

II. 這種時候會深切感到身為自由譯者的幸福。上午處理郵件,過中午翻完稿件,接著換上爬雪山時買的排汗衣、運動褲、薄風衣,灌好一瓶開水放上車架,騎著小摺去溪邊。

沿著大漢溪一直騎的話,可以跑到鶯歌去。前兩週跑了一趟,可惜沒能去參觀陶瓷博物館,只在老街晃了一下,開心看到許多漂亮的陶瓷作品。今天慢慢騎,邊聽著 Economist 朗讀版邊往鶯歌方向前進。新聞沒聽進去多少,但發現聲音可以讓我分心,不要老是注意自己腳痠了沒、手錶時間走了多遠…騎來比上次輕鬆。

途中一小段我很喜歡,是佈滿小野花的草地,一棵樹,背後高高的地方是道路。因為道路水平面高,你看不到一般的車輛,但是可以看到身形較高的火車轟隆經過。火車不知怎地給人一種純樸的印象,比起新穎、科技感的高鐵,藍藍的區間車真鄉土,可是挺不錯的啊,好像龍貓們會住的地方。

來回 16 K 不算太遠,尤其聽到竹分享她一日來回烏來共 60 K 的里程後…深深覺得我好弱!大漢溪另外一頭接往三重方向,希望藉著慢慢訓練耐力可以騎到那裡去,以後每週至少要騎一次單車,保持健康、強健體魄、放鬆心情。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