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14, 2009

又是晶片

專跑科技線的記者朋友們有項特色,就是平均上有一定的英語能力。箇中因果我倒是不太瞭解…可能因為不少新技術、新產品來自海外,資訊也以外語呈現為多,為了走在新鮮事的尖端,更為了寫出即時報導,記者的語言能力必須好。

以記者的角度而言,語言能力可協助收集情資;以譯者的角度而言,這類聽眾有點難服務。所謂難,並非指聽眾會因而對翻譯挑剔 (雖然不無可能),所謂難,是指譯者到底要翻譯哪個層次才適當,到底…該翻多少?

之所以會有這個問題,觸發點有兩枚:(1) 時間不夠;(2) 聽眾某種程度上瞭解外語。先說 (1) 吧,主辦單位可能為了抓緊時間流程而請譯者「精簡」或「摘要」翻譯,要知道,不少企業代表的行程都如旋風一般,一國一國、一城一城地飛去。個人覺得作摘譯比全部譯更不簡單,除了聽、理解、譯出,前者亦牽涉到整理,硬生生多了個步驟啊。有次多位講者的發言原本已經很簡短,要作摘譯時我對著筆記本想:啊這還要怎麼縮?再精簡就沒有內容了耶?至於 (2) 現象,常讓我感到拿捏自己的角色不易。就說台下 70% 的聽眾朋友基本上能瞭解原文好了,譯者翻譯的時候會擔心講得太長太詳細太囉唆導致聽眾不耐煩,可是也不能罔顧另外 30% 較需要口譯服務的聽眾。

在這種狀況下,通常自己只能求翻得順一點,以便盡量使用最短的時間譯出該有的訊息。下場有可能是翻完整場簡報會很喘就是了…哈哈。

還有一個有趣的問題:換手。同步口譯當中提到換手,當然是兩人搭檔之間的換手。逐步呢?就指講者與譯者的換手囉。講者與譯者到底該在何時交換呢?這沒有絕對答案,要視場合而定,也要視講者的喜好而定。也不是說譯者完全沒有主導權,只能乖乖聽任講者決定每段時間長度,事實上進行這類口譯前自己都會和講者事先溝通出兩人都能接受的換手長度,甚至可以事先詢問講者介不介意譯者主動提醒他/她該停下來,有些講者很願意的。經驗豐富的講者多半懂得控制自己每段說話的長度,比如說以 bullet point 作為分隔點。以一整頁簡報作為段落就略嫌長了一點,容易冷場 (除非該頁內容很少)。重點在於要創造出一個最適合該次現場的口譯節奏。據自己觀察,業主認為「很順暢」、「節奏控制很好」的口譯,通常就是做完我會覺得有點上氣不接下氣…然後需要放空的那種。


不過這個換手的長度啊,就算是先談好了也可能隨時變動,畢竟人腦中沒有安裝定時器,而且有時候為營造演說的效果,確實需要加些變化。洋基主管一開始與我約定的長度即是 bullet point,他很好心地說這樣譯者比較好翻、不辛苦。簡報初期我們也的確照著規矩來。只見科技主管越講越投入…到後來變成一張投影片,囧。好加在有準備、有 briefing,而且也不是第一次作晶片相關的口譯,中途的變化沒有太大影響。

事後講者說之所以拉長每段落是因為他發現我跟得上…為了不讓簡報過於破碎,他就開始越講越長啦 (我記筆記的速度也得越來越快,這位主管講話像連珠砲啊)。

科技的東西滿好玩的,我們每日使用的電子設備中,其實有好多、好多晶片和元件。一般的消費者不需要注意這些,因為設備只要總體效能亮眼就好。能夠細細瞭解這佔地一小方的小零件,聽聽廠商多麼為其技術而驕傲,會發現人類的創造力無可限量。希望能深耕這塊領域 (半導體是重點)。

小插曲:有人問我有沒有在作配音工作,說我的音質很適合 (口譯員的另一種可能?)。天知道前幾個月我很想去玩看看配音培訓班的!小時候我和妹妹會一起錄製自己的「小小廣播劇」,阿公還把我們講故事的一集拿去收藏。夏天好像有開培訓班的樣子,有機會要去玩玩。

4 comments:

abeillee said...

有一次,在百貨公司碰到廚具活動,是一位日本廚師現場教學。這位日本廚師不但說一句,停下等翻譯,再說下一句;而且,每一句都簡短有力,當時我就覺得這位廚師很有經驗,也很重視自己的活動效果。果然,翻譯效果極其好,現場反而沒有冷場,很滑順的一場表演。

我以前剛開始做(逐歩)口譯時,都不太好意思打斷講者,於是也不知不覺中不斷挑戰自己的極限;不過,後來我也比較知道如可打斷/示意的技巧,也就比較能與講者相互配合得更好。

當然,也是有遇過不是很善意的講者,再怎麼樣都要一直一直講下去。我做久了以後,皮比較厚,就不再示意,而是能翻多少就多少;畢竟,講者自己都不在意聽眾接受效果了,我也就不用太緊張了:-)

gitiswoods said...

to abeilee:

看來那位廚師與翻譯配合的經驗豐富!如果講者能比較意識到譯者的存在,真的會讓雙方共同創造好一點翻譯/溝通效果。

感謝分享。

自由 said...

我經常碰到客戶跟我說:你有沒有考慮去當主播?你的聲音很適合,咬字清晰。

口譯員果然是靠聲音吃飯,相關的聲音行業也都行啊!:P

gitiswoods said...

to 自由:

那口譯員的兼任跑道真不少,不愁未來了啊 (最好是)。說到主播喔,我只有在工作的時候咬字會比較清晰,在家裡講話方式差很多...

在外面如果遇到陌生人,講話倒是會特意地清楚一些,以利討論進行。有次與一個比較不熟的朋友吃飯,當下大概角色混亂了...因為不久後他說:" 嗯...你講話可不可以不要那麼像主播???"

大概那樣給他很大的聽覺壓力吧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