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4, 2009

快閃 (4)

搶錢,搶糧,搶娘們。
爆肝,爆腦,爆喉嚨。

一天從 9 AM 工作到 9 PM 的結果。

工作到晚上不是沒有過,而且上班族朋友們拼命三郎之加班時數也遠遠超過小譯者,但口譯員們心知肚明的是…上班上八小時與作口譯八小時之後的疲勞不大相同。記得某次葉子與還是學生的我們說道外人不知口譯員的辛苦,往往留在其腦海的只有報酬金額而已。他有點不服氣地說,作口譯的時候腦袋可是「時時刻刻」都在工作,不能隨便恍神,不能隨便找隔壁同事聊天,不能十指飛舞面色凝重但看的不是月報而是 MSN 對話框的聚餐討論。

這樣比較下來,可以說口譯員的腦袋運轉數 (RPM?) 高且運轉時數久,做完會累不是嚷嚷著抱怨而已。如果將報酬除以/實際腦袋工作時間 (還要加準備時間),口譯員的薪水說不定沒有多高。

當然,證人準備 (witness preparation) 還是比貨真價實的錄口供證詞 (deposition) 來得輕鬆一些,氣氛也較為融洽。所謂口供證詞其實為事證開示制度 (discovery process,或稱發掘證據方法) 中的一種方法,為美國法律程序之一。此程序中原告方律師會找被告方證人來問話,目的在於收集事實、證據。被告方律師會陪同證人出席保護證人權益。主譯、檢查口譯員分別來自原告方與被告方。前者將美國律師問話譯為中文給證人聽,亦須將證人回答譯為英文給律師以及法庭紀錄員;後者負責檢查前者的譯文。

在真正取口供之前,自家律師要先幫證人熱熱身作準備,畢竟不是每個人都上過法院作證,而受律師問話的回答方式是與一般問答不大一樣的,縱使要據實以告,也要懂得將答案說完整、避免被抓漏洞,但同時又不該過度回答。律師先介紹何謂口供證詞、對方會採取哪幾種問話策略,並再三提醒證人絕對要說實話。或許是身為被告方律師的緣故吧,律師不斷安撫兩位有些緊張的證人,在簡介過後也來一場模擬實際 depo 的問答,證人事後表示練習有很大的幫助。


由於又是科技業內的專利訴訟案子,證人必有工程師的份。工程師…腦袋線路很清楚但說話通常比較害羞跟不清楚,比較不好翻譯,但既然是工作也只得想辦法面對。小譯者一開始需要點時間摸熟狀況,到底產品是什麼?內容?功能?爭端點在哪?不曉得為什麼事先都沒有資料可以讀 (除了一份載明原告律師將提出的問題領域外)…都只能當場去學,但幸好翻譯一陣子後也對整件訴訟明白些。而且工程師這次講的多是硬體,是實實在在可以摸得到的東西,不是什麼牽扯到設計的內部線路啊韌體 (firmware) 啊,對我而言容易理解得多。或許再因為有了之前的經驗,懂得預期下一步狀況而讓心理負擔減輕很多,哈里路亞。

律師與證人都很好,很和氣很能掌握狀況,連來幫忙的主管也不嫌棄我找空檔問他更多關於本案的事情,做起口譯來…除了累以外倒沒什麼能抱怨的。只是後來要換場景上課去,剛剛才沈澱的疲憊因子攪和起來,泥沙又捲進清水…頭腦轉得不靈光,喉嚨乾澀,喝再多水也沒用。與剛開始作口譯時相比,體力已經進步許多了,能再強化點則更好囉。

2 comments:

freespirits said...

是的…口譯員工作一天所耗費的心神體力真的跟工作一天的上班族大大不同。以前工作一天下班回家,我還可以再做點翻譯什麼的,現在口譯一天(有時只有半天)回到家,整個人就只能攤在那裡……腦子已經完全無法運轉。

gitiswoods said...

到底有多累只有作過的人才知道啊。每次放空呈呆滯狀都很不想被客戶看到,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