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2, 2009

該爆的都爆完了

早上搭火車前有點時間與女俠共進早餐。美麗島站的早餐店烤出脆香的土司,雖然個人比較喜歡吃蛋餅。能在閒暇中吃頓好早餐真幸福,唯一怨歎的是因為意料之外的行程而無法在此處待久一點、順便四處逛逛,否則女俠家的商務旅館級客房、可愛的貓咪實叫人流連忘返。

又要上工廠了。

我並不介意到工廠做口譯,依自己的個性能多看一個地方就該多看一個地方。某次聽聞某譯者到「貨櫃」上去做口譯,真想哪一天也能去那種地方增廣見聞。整片工廠佔地遼闊,環境優美,我和代表說「在這裡工作挺好,有樹有草」,他說「台灣的工廠狀況算是不錯的」。

在中部豔陽下徒步走到另一棟的廠房去,代表放慢了一點點腳步讓我能跟上 (他們腳都比我長而且鞋跟比我低…)。接近廠房時有轟隆隆聲傳出,啊,又是一個噪音廠房,工作人員大多配有耳塞。可是要做口譯的人不能戴耳塞…


來回於代表與廠方之間,翻譯時都得放大音量幾近用喊的,也要放慢講話速度讓溝通更容易。代表與廠方對我講話時也都需要對準耳朵講,否則那麼一兩個字就淹沒於酒瓶撞擊聲中了。

廠房裡很熱。前一個小時覺得自己還挺得住,汗流浹背是沒錯,可拿筆記本搧搧風也就過去了。直到後來額頭也要開始滴汗,怕注意力無法集中,連忙脫了外套散散熱氣。廠房裡很多階梯。這個廠房其實只有一層而已,但是在長長的幾條生產線上有好多、好多四五階的小階梯,讓人不用繞過生產線而直接從上方越過,上上下下之中只有一個因未知原因帶有洞洞的階梯讓我得特別小心別讓細跟卡在裡頭之外,還算能矯捷地移動。


終於出了廠房以後,廠長不好意思地說剛剛應該給我們戴耳塞的,噪音頗大。不過戴上耳塞就沒辦法進行翻譯了吧?讀唇語這項功夫我尚未練成啊。於是今天爆的是耳朵囉。

呼,告別了下午客戶以後轉戰有冷氣的旅館去,等待晚上客戶的同時禁不住在大廳小憩一會,非常睏哪。略睡了 20 分鐘以後趕緊醒過來擦擦臉、補妝,迎接下一場工作。這應該是第一次在同天排上兩場工作吧?再度測試自己的體力。嗯,好像得再多做點運動強健身體和意志力。

3 comments:

lazyshu said...

好像還沒見過你上妝、踩著細跟高跟鞋呢...
(啊,又完全離題了。。。)

上次是菸,這次是酒,不錯耶,有趣!

Damien said...

讓我想起去核能發電廠的那十天,也是天天和噪音(還有輻射)為伍,廠房又熱,真的是很辛苦。

加油!

gitiswoods said...

to lazyshu:

我根本就超久沒看到你了!好幾年了吧...話說菸酒一家親啊。

to Damien:

hihihi! 感謝你的留言與鼓勵。工廠真是個很不一樣的環境,其實外部條件不太適合做口譯吧,但新奇仍然是個大賣點!個人也非常想去看半導體的廠房 ~~~
[最近都進不去你的網誌了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