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4, 2009

一魚三吃

很久以前和某老師閒聊時,說到那種要跑北中南的口譯活動。地點與聽眾不同,不過講者要說的內容幾乎不變,要是循規蹈矩乖乖跟著投影片流程的講者,恐怕可以幾乎 100% 原音重現吧?跟著跑的譯者由於已經事先完整聽過簡報內容,將資訊轉成冗餘,第二場開始不確定因素便銳減,老師難得開玩笑:「作到後來覺得自己像神一樣。」超逗的。

# 內容

那麼這次的確就是北中南跑透透而簡報是同一份的狀況。遇到這種情況,是否要暗地慶幸只要準備一次就好?原則上是…但說真的要完全講得一樣還真不容易啊,講者偶爾會多講一些、少講一些。第一場未知狀況比較多,皮繃得比較緊,後來「稍微」放鬆點。又再後來自恃內容已經摸熟,老神在在,結果講者開始提幾個我沒聽過的東西,才緊急切換成專心模式。想想有趣,以為都知道了,小心來個陷阱摔死你…

還有,講者有次提到幾個細菌的名稱,我們在會後討論翻譯上如何做得更好時,我請他將這幾個細菌的名稱寫給我好回去查,下一場或許可派上用場。講者原本認為沿用英文也可以,舉一兩個例子罷,但還是寫下當場想到的五、六種。結果…下一場他竟然把這些細菌名稱全部講一遍!你說,不是都查好了嗎?的確,可是細菌的名稱發音和長相我配對不起來啊啊啊。Propionibacterium acnes 這麼多音節的字一閃而逝,幾乎趕不及讀我的對照表…另外還有Staphylococcus aureus、Staphylococcus epidermidis、Streptococcus、Salmonella、Helicobacter pylori,那段時間我眼睛很花。


# 形式

主辦單位說:「聽眾其實不懂講者在講甚麼,所以氣氛營造就靠你了!」我在電話這頭也只能流著汗允諾一聲:「好!」可是自認自己向來沒有戲劇效果,只適合當低調類型的口譯,就…盡量吧。簡而言之當場的要求是走誇大路線,不管是幽默或嚴肅,都要放大以求效果。個人以為幽默的地方比較難,有些小笑點 (不是笑話喔,講者說笑話都會很難翻,所以他避免講笑話) 必須轉個一兩轉在中文裡才有讓嘴角上揚的效果,要創造讓整場笑翻的結果…那需要神的幫助。

後來有聽眾過來給稱讚,其中一位說道翻譯有高潮迭起、生動,聽起來有意思,否則他們早就睡著了。聽到真感動,我一直向這些願意給我點反饋的人說謝謝…因為每當翻到觀眾應該要有反應之處,我都在心裡暗自祈求:「你們要笑啊 ~ 你們要笑啊 ~」。雖然這樣是有點分心之虞。


# 講者

好人一枚。

初次見面雙方都較為矜持,事先溝通過後比較熟悉彼此,第一場過後更是聊開了。第一場做完以後他和我 high-five,之後則是和我拳撞拳 (兩人握拳然後用拳背相撞),心態上很年輕的講者。空檔時間則聊聊彼此的工作,他問了很多關於翻譯的事情,比如說這樣的工作做多少啦,覺得翻譯上最難之處在哪裡啦。相處愉快。臨走前他說希望下次再來時還能看到我翻譯,希望我的事業不會已經做得大到跑去聯合國翻譯云云,哈哈。

啊,工作的時候忙得要死,有時間好好回想才覺得這次工作也蠻好玩的。做事情要有趣最重要了,是不是呢?

4 comments:

freespirits said...

我碰到要北中南跑的時候,也都會覺得:好爽,只要準備一次就夠了!但是,人就是不能鐵齒(也不能太早爽……)因為講者自己都會覺得同樣的東西講兩三遍好無趣,所以……都會給我每次變一變,自己即興演出,突然來個閒聊的時候沒聽過的軼聞趣事之類的(呆)。

不過,大體背景不變,講者怎麼跳tone都還算好抓,科科。(這樣想,就還是覺得很爽,我心態上真是個偷懶的口譯)

gitiswoods said...

to freespirits:

以準備量而言,真的比光一天但是有好多講者來發言輕鬆得多,不只內容,連風格啊口音啊都一致,喔真是太棒了(某種程度上...)。

stephany said...

嘿好久沒來這了!
好妙的工作經驗,這種臨場的壓力感覺起來還真大,口譯真是很偉大的工作哈哈。

你好嗎?!好想念你呀。

gitiswoods said...

to stephany:

超久沒見啦。到你網誌上讀些你在紐約的生活,總感覺有種愜意的氣氛呢,真好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