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29, 2009

快閃 (6)

下午悶熱到你幾乎能以確切的語氣下一道神諭:「稍後,天將降大雷雨」。然而你畢竟不是先知,雨沒有下,水分子大軍以濕氣型態瀰漫,騙了視覺卻瞞不了觸覺。導致你一回到家便脫去西裝,腳環、七分褲、背心重新登場。攬鏡自照,覺得這樣走出去沒有人願相信你剛剛才自商務中心踏出。

累積新 depo 經驗。

做 main 沒有想像中那麼累。記得上次的 check 體驗營後,真的累癱了,現在回過頭思考,或許 check 因為不必時常說話而容易陷入一種精神的泥沼裡頭,畢竟必須一直說話時很難需要兀自撐著精神。不過這次狀況不一樣 (每次口譯的條件都不同),也不能如此比較,比如說今天工作時數較短,若再多做幾個小時,難保譯者還能誇口沒那麼累 (而且事實上回到家後疲勞依然現身了)。

修女好心提醒我到現場該先做的事情:1) 向證人索取名片,因為取口供的一開始就會問證人姓名、職稱,有名片好對照用;2) 向證人表示專有名詞可直接使用英文,不用堅持翻成中文,因為科技業使用英文名詞為正常現象,對譯者而言也較輕鬆一點;3) 提醒證人回答時以句為單位,並要停下來讓譯者翻譯,當然證人不一定能這麼有意識一句一句回答,譯者可以於必要時打斷。另外也可以帶自己的筆記型電腦,如果需要可以接上 livenote。

類似這種「純翻譯」以外的技巧,真的需要經驗,所以對於這些分享個人感到很受用及感恩!


法庭記錄
不可獲缺的法庭記錄。開始覺得她們的型很類似,女性,高挑瘦長,年齡稍長。小譯者是最早到現場的人,隨後法庭記錄員拖了一個行李滑進會議室,想必因為她需要設定設備所以較早到達。看她從行李箱裡搬出打字機 (stenotype,還有不同款式),一堆電源線、連接線、無線網卡,一台 Dell 筆記電腦、第二台 Dell…一台小筆電…再一台小筆電!小譯者睜大眼睛看她變出了四台電腦,然後接上錯綜複雜的各條線,很專業。這麼多台電腦是必要的,一台給她自己看,一台給問話律師看,兩台小筆電分別給譯者和辯方律師參考。她還教我去哪兒下載免費的相關軟體 (Bridge)。

撲克臉
問話的女律師自我介紹時透漏了口音,稍後得知她原本來自俄羅斯。外表看來很 ~ 年 ~ 輕,想起上次律師年齡和我差不大,這位說不定也是?女律師好玩的地方在於剛進入會議室及問證人話時完全不茍言笑,嚴肅感染了小譯者。不過,快樂的休息時間閒聊時她談到自己的祖父也曾當過翻譯,語言組合中還包括中文哩,我們很快談了一下語言、不同文化構句差別等,大笑時她簡直變了一個人啊!或許比較接近真正的她吧?畢竟是年輕女孩兒。而一回到會議桌上,笑靨立刻收斂,換上些許往上吊的凌厲眼神。看在譯者眼裡,此變化著實有趣。

反對!
被告方律師常常對問題提出反對 (objection),有時候小譯者覺得反對還挺有理的呢。證詞關係重大,用字或指涉一定要清楚。問方律師不時問到 "the documents" 或 "these documents",證人會反問「你到底在問哪些文件?」文件眾多,每種內容與處理方式都不同,無法一概而論,而被告律師因此也會常常提 "objection, vague",有時甚至指明說出是哪個詞彙過於模糊。另外常用到 "objection, compound question" 和 "objection, asked and answered",從這些 objection 的類別來看,還可以瞭解問方律師的問題模式 (她真的問了好些超過一個問題的問句,是策略還是其他原因不得而知)。

中英不同之處
很多的問題與很多的回答中,不免遇到中英文的不同處。其中一點為是非題回答的方式。以這個問句為例好了:
「這些不是你的帳號?」

請大家想想看以下答案各為啥意思:
1.「對」
2.「不對」
3.「是」
4.「不是」

我是這麼認為的…
1.「對」:對,這些不是我的帳號
2.「不對」:不對,這些是我的帳號
3.「是」:這些是我的帳號
4.「不是」:這些不是我的帳號

所以呢,縱使「對」和「是」在某些情況下意義相同,都看似是正面回答,都可以用 "Yes" 譯之,但在上述例子就不能光看表面譯,「對」和「是」的意義可能剛好相反。有次為了釐清證人的答案到底是啥,我必須請他稍微解釋一下,否則 yes 或 no 譯反,事情可就嚴重啦。

可惡,當下超希望可以錄下語料回來仔細分析,一定很有趣。

插曲
大學時曾有同學問我是否為僑生…據說他們覺得我講話有些像僑生。自己當然沒這種認知,不過這次遇到的狀況是被問到是不是島民,因為「講中文時有口音」。這真是太令我驚訝了…平常私下講話不考量的話,自認工作時會刻意將中文說得清楚標準些,沒想到有口音?日後會多注意。

檢討
還有很多、很多可以再做得更好的地方!這次好運的是沒有 check 糾正我,心情上可以較穩定,但下次產出要包裝得更精緻。話說 depo 之路循序漸進的程度實令我驚訝,這次的 main 體驗營多虧了以往觀摩過好模範與壞模範,心裡有底才好做。哎,我還能說甚麼?真是太感恩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