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28, 2009

Branding, fashion and trend

有時候不得不相信物以類聚這回事,不只是指人而已哪,類似的事物也像是身上搭載了磁鐵似的,會互相吸引,會靠近。先是法律相關的案子群,然後是紡織相關的案子群。絕對有可能是巧合罷了,想想還是挺有趣。

但就像上次提的,同一個領域下的次領域細數不盡,兩個案子風馬牛不相及的機率頗大。果然,上次以化學與功能為重點,這次以流行和品牌為主軸。講者剛好都來自不同區域,或許是主辦單位刻意安排?

歐洲老伯:事前唯一一位有交作業的講者。每次聯絡都會明示或暗示主辦單位寄資料,從一開始比較客氣的「之後如果有任何資料,敬請提供」到會前兩三天更為直接的「請幫我追討資料!!!」,都不過是希望盡一點譯者的本分做事前準備,如果求爺爺告奶奶都還弄不到資料,也只能出門前先往自己手臂上戳一劑強心針,好好把認識的神都拜一遍。

老伯的簡報內容很多,講了大概一個半小時左右吧。他分析了幾種品牌類型的發展與特色,如設計師品牌啊、大眾品牌,看得出來功力深厚,浸淫於產業已久。老伯所代表的顧問公司也確實與數家響噹噹的品牌合作。跟老伯道別時小譯者本來在幾步遠的地方簡單說聲再見,結果他離開正在談話的對象,過來用兩手握住小譯者的手感謝今天的口譯。真的不是每次都有人把口譯當成重要的一回事,所以服務的對象以各自的方式表達謝意的時候,是我能再走進下個會場的動力之一。


美國老伯:很隨性、事先預告與實際說話的內容重疊率大約只有 20%。這位講者好幾天前坦承他討厭電腦,覺得投影片只會讓大家分心,所以僅用一封口語信件提了他想講的重點。敲到時間與他在會前聊聊 (犧牲了午餐),他說了一些自己在這行的經歷,說他不會丟一些無趣的數據。這個場次確實比較不正式,帶著閒聊的味道,時間也較短。不過從事後我完全不記得他講了啥內容這點來看,還真的是沒有明顯重點的絮絮叨叨心得文。

亞洲小姐:事前沒有信,更沒有簡報。對於這種講者,我有時候想:「啊,可能是因為內容不難,所以講者也放心地覺得無提供資料之必要吧?」這種一廂情願的妄想當然是大.錯.特.錯。尤其是看到一疊厚厚 80 頁的簡報印出來放在面前茶几上的那刻。翻了翻這份談時尚趨勢的簡報,轉身與講者說:「這種文字風格非常特殊,很有表達性」。她說:「對啊,有時候我都要查一下這些英文字到底是甚麼意思才知道怎麼用。」真是說到我心坎裡兒了…不少陌生的字詞,或是在其他情境看過但不曉得在服飾上代表甚麼的字。講者說不懂的字或概念都可以問她,我以平板翻過簡報,問了一些字,或把想到的適當翻譯寫上去,但是時間不夠,相當、非常不夠。

所以等到我們都坐上討論桌,離開場僅有數分鐘時,極度慶幸今天決定帶了小筆電過來以備不時之需…因為我完全顧不得講者坐在我旁邊而儘快在眼睛博士上查剩下的單字…除了不常用的形容詞要查,還有些材質名稱,當然不是一般的合成纖維、棉花等材質,而是可能雙手從來沒碰觸的某某紗啊甚麼綢啊。查到講者開始講話前 10 秒,然後告訴自己已經盡力了。好在講者相當循規蹈矩跟著投影片,她說她很少脫稿…少掉一個不確定因素。講者的簡報越往後越有趣,尤其是一段各店家為脫穎而出採取的創意分享,讓人也好想開一家店來玩玩。

譯者策略:這場會中發生一件值得提出來的現象。某講者的同事中有熟悉中文的人士,所以從某方面來說,有人在檢視譯者的產出。講者某個段落講了兩句話,暫且稱之為A與 B句吧,然後下個段落講了C與D句。譯者的處理是這樣的:

講者說:A…B…
譯者翻:A (為甚麼只翻 A 呢?因為譯者不確定 B 的涵義,想多聽一點)
講者說:C…D…(此時瞭解原來 B 的意義和 C、D 比較相關)
譯者翻:B…C…D (所以譯者把 B 的翻譯補在跟 C、D)

一切看來相安無事?不不不,就在譯者只翻了 A 那邊以後,那位懂中文的人士搖搖頭向這邊看了一眼,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情,直到我把 BCD 一起翻了他才點點頭。簡言之,他一開始以為我漏了,但那是譯者面對這種本質的工作時偶爾需要的策略 (我也很希望世間上的所有知識我都知道啊,但這怎麼可能呢)。定心丸吃得不夠的小譯者還是受到那搖頭一點影響 (雖然我知道他在想甚麼,也知道我待會就可以證明那不是漏譯),而且這位人士就坐在講者旁邊,眼睛就算和韓國人一樣小也還是看得見…這種「被誤解翻錯」的感覺不大優。口譯還有一些其他策略,如果聽眾「很認真地做一對一比對」的話,恐怕也會認為等同譯者表現有差池吧。

這件事情應該很多譯者早就知道了:口譯很難取悅所有的人。

5 comments:

abeillee said...

在這行做久了發現,即使學術殿堂裡認為「準備資料」是一道重要程序,但是在實務上絕對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唉!若是談及理論與實際的差異..大概這點讓人體會最深了..

我還遇過都已經是上台前五分鐘(就是上個講者之後休息五分鐘),稿子就在他面前,講者硬是不給看..簡直就是裝孝維..

也遇過當天上場前才給稿子,連譯者查幾個字都嗤之以鼻的,那時就覺得他還是去請超人比較快..Orz

gitiswoods said...

to abeilee:

(點頭中)

突然有個想法。譯者在某種程度上與運動員相似,每次出場都不能重來,平時練習的底子能否全數發揮還是得視當天各種狀況。

這種 "一次性" 出場也讓譯者與講者無法維持長期合作關係。當然啦,會有老客戶的存在,大家培養默契。只是很多時候與講者僅有一面之緣,他們若對口譯操作方式不瞭解 (而導致你分享的幾種狀況),總是感到很遺憾無法再更瞭解彼此而讓下次溝通過程更為順暢,可能這輩子再也不會為她/他做口譯啊,沒有下次了...

這算是口譯工作的特色之一吧。所以在努力將自己丟到各種新狀況的當兒,也越來越享受與老客戶合作的時光。

致潔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致潔 said...

"真的不是每次都有人把口譯當成重要的一回事,所以服務的對象以各自的方式表達謝意的時候,是我能再走進下個會場的動力之一。"
...點頭如搗蒜呀。

我這陣子初試啼聲,接了一場口譯工作,主辦單位非常重視口譯,事前還把講者都抓來跟口譯briefing了,要講者把任何可能造成困難的概念或名詞事先說明。真的是讓我感動得痛哭流涕了。
後來我自己又去找講者要ppt,跟他們說"I am sure you have a great speech, so I want to help you get your message across."
結果...那個講者不但印了他的ppt給我,還在旁邊特別標記要注意的內容跟可能造成的地方,那一場演講就因此相當順利。結果很多講者會後還特別來跟我們握手呢。
我想這次的經驗是特例中的特例了吧,但是還是希望以後還有很多特例呀。也或許要靠我們小譯者的再三叮嚀、客戶教育,讓特例變成常態。

gitiswoods said...

to 致潔:

對,還是需要持續做客戶教育啊 ~ 每當他們多瞭解一點,這個產業也就更完整了一些(遠目)。恭喜你初試啼聲大成功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