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15, 2009

There are so many to see

正式來的時候,突然變得有太多事情可以寫,結果很難找重點…這一天也很漫長,但不同的是不用再枯坐了,就算沒輪到小譯者上場,還可以看看表演,與旁邊的人聊聊天,拍點照片做紀念 (很遺憾忘了跟我妹借高檔相機來拍)。

故事起始是這樣的,幾週前學長寫信問我能不能以志工的身份來參加活動、協助翻譯,我看看這幾天沒排事情,就一口答應,接著跟主辦單位聯絡人溝通,想瞭解自己的職責為何。這個活動會有國外來賓做經驗分享,需要翻譯的部份也就是這段囉。

事先和幾位來賓以及他們的翻譯溝通過 (來賓不會說英文,他們要講母語給他們的翻譯聽,他們的翻譯再翻成英文給我聽),所以知道他們比較完整的故事。但是實際上他們要講甚麼還得視主持人問他們甚麼,時間有多久也不確定。既然都沒人知道,我不論問誰也不會有正確的答案,索性不管了。

實際翻譯的時間後來證實很短,因為島正在面臨重大災難的後果,活動核心似乎就往那個主題移過去了,導致每位來賓上臺時間不超過十分鐘。他們上台的時間也說不準,反正後來人員來 cue 我們就上臺。第一位來賓上台時,主持人與歌手先生似乎沒意識到翻譯在下我的存在,所以母語是英文的歌手先生就自己問起來、翻譯起來。那,我就站著納涼吧…啊,事實上一點都不涼,舞台燈光可曬的。有趣的是,舞台前端架有一個趨近水平的大螢幕,微微朝舞台內側傾斜,只有舞臺上的人看得到,原來可作場控之用啊!工作人員可以在上面打出訊息,比如說:「主持人,這段時間快用完了,請儘快做結尾」等等,也可以提示主持人該說甚麼,非常好玩!一度上面打出的字是:「主持人,我們有請翻譯,就是站在旁邊那位」,我與主持人對看一眼,交換了個眼神,他知道我的功用了,可是這時候打斷歌手先生也不太好,所以還是讓他翻下去。

下臺以後我和工作人員溝通,她說舞臺上要看主持人怎麼引導,所以無法預知會有啥狀況,待會我還是得跟著剩下的來賓上臺,至於上去要幹嘛就臨機應變吧。

某位來賓在後台 stand by 時,工作人員拿了 rundown 給我看,一看發現要談一件事前沒溝通過的事情,趕緊抓住時間問這位來賓的翻譯,請她儘快解釋給我聽,好在不是很難…到了臺上講的也確實是那些。如果沒有事前問,或許也沒有理解上的困難吧,但是凡事有心理準備比較好。而且來賓翻譯自己也有點口音,有些字在她說完以後我要在腦海中重複一次,這個字才會與我既有知識中的意義連結,繼而能翻譯,這種感覺也很有趣!難解的口音可以用知識來破解啊。


所有來賓的段落結束以後,我整個人也就放鬆了,更像個沒事人純欣賞周圍發生的事情。觀察著,不免就注意到臺上人講話的方式。

主持人 2 號很愛在語尾加上「呢」,次數過於頻繁到令小譯者不適的程度,例句:「也就是說呢,XXX 先生呢,待會兒會和我們一起…」、「這次呢,在這麼重要的時刻呢…」,當主持人要一直找話說真不容易,想不出來大概只能用些無意義 filler 填時間。想當年在學校裡做逐步也很常用些 filler 爭取思考的時間,哈哈,聽錄音的時候就很想打自己。還有一位女歌手說:「某國是被譽為被上帝遺忘的國家」。我還真楞了一下,所謂「某國」是舉世皆知的民不聊生,所以這個「譽為」用錯啦。

來賓和我算提前離開,總使如此還是小累。回顧起來,又創下不少「第一次」的紀錄,包括講話對象人數的紀錄。某次逐步對著 500 人講話,已經覺得是逐步中遇過的最多人數了,這次人數是好幾倍 (雖然時間很短啦),表示以後若遇到這麼多人,我應該不會在臺上發抖才是吧?

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To 致潔,

左下角應該是王姓無敵優質音樂才子超級偶像吧? 是什麼活動,這樣知道了嗎?

gitiswoods said...

to anonymous:

哇照片這般大小你還能以身影辨人,厲害。王先生確實在場,不過不在照片之中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