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17, 2009

after a symposium, a get-together, and an operation

追求的到底是什麼呢?
聲響懸掛一側,那眾人,那鎂光燈,那興奮,那旁觀,那景仰。
看著,觀察,打招呼,說再見。

有些笑臉與話語確實為我所尊敬且喜愛,
仍是有些許不安在心裡。
有一個字,我從未說出,但擺脫不掉,所以轉身不看。

某種距離之落差。
他們看我,以及我看我。

很愛著一些人的,
隱隱收在接近底部位置,
暗暗保護,只要不暴露出來,可以守住它一輩子吧?
盯著琥珀色流動,好像只要盯著,心底就甜了。

課題。
個人的課題。
各人要面對之課題。
第一步非克服課題,而是找到課題。

那樣的外表掛上了,面對關心,
是想暗示甚麼的過動症狀。說啊,說啊,填補著。
不要你擔心,所以開朗著笑著訴說著大方著。
相反的作法呢?
承認著脆弱著悲觀著討糖吃著...

但我們都已經背負了些甚麼吧?
在外人眼光之外的守備區,第五六七八個維度。
那麼還是維持一種樣態好吧。

直到,哪一天,當如冥王星被排除在太陽系之外般的事情發生。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