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1, 2009

朵兒咖啡

我受困在富錦街 393 號,當開放空間的屋頂傳來千萬豆子灑落的聲音。
驟雨,一陣,停一陣,又大一陣。
到底我為什麼在這裡?

前幾天去聽雷光夏表演,她提到了這個地址。原來是《第 36 個故事》拍攝時為配合劇情在這個地點搭設了一家咖啡店:朵兒咖啡。戲拍完了,景沒撤,反而順著營運下來。一個很酷的出生故事,有背景。所以準時把稿件回傳以後,我就踏上這趟尋找咖啡店之旅。

很久,算有點久沒特別前往非連鎖咖啡店了。其實也不是偏愛連鎖咖啡店啊,只是它們分佈於每個街角,走進去很方便。不算咖啡狂熱愛好要求者的我,雖然在臺大附近偶然遇過很有特色的咖啡,卻也再沒特意回去找它。總之,做了某些事情與不做某些事情,有時只是一念之間。

感覺空間還算大吧,但不曉得是隔壁桌音量也太大,還是空間設計不夠好,最初的一兩個小時耳朵被左右兩方的客人搞得極焦躁,只好戴上耳機聽 MP3,店裡放甚麼音樂全不知。右邊那大桌的中年阿姨伯伯們「聽」來經濟狀況都不錯,其實激不起興趣聽生.前.契.約.的事情…但我能怎麼辦呢?左邊那桌幾位似乎是創作者,以偶爾幾個飄過來的字來判斷的話。

漸漸地他們走了,四週終於回歸成比較沈靜的氛圍,跟這種獨立咖啡店稍微相配一點的氣氛,我聽到店裡放著這部電影的原聲帶吧。拿鐵咖啡很普通,三明治好吃 (disclaimer:是在我飢餓狀況下所做出的評語)。在電腦上做事直到電池響起低電量警示聲音,看看背後的插座,有點可惜刻意不帶上電源線。不過也好,能有些時刻不要被電腦制約,否則這店裡還有無線網路呢,只怕會不能克制地掛在網上。


這種時候,不被填滿的時候,有本書在身邊就像救命索,省得你呈現一副很無聊孤獨的面孔給世界。所以我拿出了發條鳥的第三部,也是最後一部,試著以活在自己世界的方式閱讀著。於是就在大約讀過 10 個頁面以後,雨聲響起。雖然不急著離開,但一瞬間忽然產生被迫受困的拘束感。不過是一場雨,沒什麼不是嗎?

可愛的服務生過來幫我開了閱讀燈,讓我更方便讀著。大概又過了 30 鐘左右,身體像是吃飽發出停止再吃的指示那樣,我感到這個空間也「吃」得差不多了。收拾打包去結帳,服務生說 9 月底以前都打 9 折,建議我拿一張名片。雖然在她低頭結帳之際已經拿過了,但是那當下就是覺得順著她的意事情會簡單些,維持一種一往一來順暢的流,所以我把第三張名片夾進了皮夾裡她看不到的兩張中間。

富錦街本身便是條安靜的小街道,樹似乎特別多,主要產業是安親班 (?)。走出去感覺挺好的。

註:如果你和我一樣很無知地只認識市中心的路,要如何到達富錦街 393 號呢?路線之一是從光復南路前往光復北路,過民生東路但未到民權東路前右轉進富錦街,過了好一段以後…就是 393 號。騎車很方便。

3 comments:

怡箴 yoshie said...

下次一起去吧
我家就在光復北路加油站附近而已耶!!

致潔 said...

發條鳥年代記,我在看第二集了。真想一口氣拼完呢。
我常去的咖啡店是基隆路上的羅爵咖啡,在喬治商職對面。雖然並沒有哪一點特別突出,但是是家舒適乾淨,物美價廉的一家小店。

gitiswoods said...

to 怡箴:
好啊,最近有空嗎?

to 致潔:
才正想請大家介紹一下咖啡店哩。我知道喬治商職那兒,有機會經過會特別注意一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