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5, 2009

success and dream

喜歡口譯工作,一方面是因為它與其他事物相較為自己更能發揮的領域;另一方面則為了它有限的守備範圍。過去聽人說過,口譯多半走閒雲野鶴、不愛受拘束的路線 (當然現實中忙翻天的大有人在),所以「責任有限」的特色,多少符合了口譯員本身對工作的偏好,或反映其個性。

以往將自己視為純粹的口譯或溝通者,力行「我來,我譯,我離開」的精神,不想牽扯太多不相干的麻煩事,它們並非自己最初想從事這行業的原因。然而漸漸地,在工作次數往上累積的同時,發現責任範圍不能縮得過小。口譯畢竟還是活動的一部分,必須與其他人員與整體流程起關係。口譯的順暢不是唯一重點,口譯讓整體活動更順暢、加分,才是客戶想看見的。

口譯需要機動、有彈性。不只是指面對講者脫稿、主辦單位換流程時的時候,而是要再把視野往上提高一點,俯瞰綜觀全場,便能看到有時候哪個字譯對很重要,也有時候走位與搞笑比翻得精確來得重要…哪個時候哪項重要?得視全場調度而定。

這幾個月來一點體會。有次老師說,不管選了做甚麼,要給它多一點時間才能真正瞭解它。事隔一年,稍微領悟到這是甚麼意思。


# 人數倍增
與客戶過去的場子相較,人數增加了兩倍,也就是變成三倍啦。說實在舞台上燈光強也看不出有那麼多人,到第十排後自己的焦點更本對不到那麼遠,看不清楚。而且上次站在破萬人面前沒有緊張得發抖或昏倒後,以下的人數應該都比較好對付。覺得下次角度可以再轉換多一點,不要太習慣性老對著離自己最近的那一塊聽眾講話。

# 舞台配置
事前與講者就投影片溝通過,上面的重點字也都已經譯為中文,所以內容方面不太有問題,投影片可以提醒我綱程現在走到哪。不過…站上舞台後講者和我都發現了一件事情:我們看不到投影片。雙邊大螢幕正對著觀眾席,而且與舞台近‧乎‧平‧行,講者本人只能用餘光拿捏放投影片的時機 (我猜這也是為何有的內容遭省略不講吧,因為講者看不到他要講啥,哈)。譯者也只能盡量往前站…在很努力不要掉下舞台的同時一起猜投影片是哪一張…後來沒辦法,證實真的幾乎完全看不到就放棄了,靠聽力。

活動結束後進入收尾階段。沒譯者上場的份,所以心裡一直掙扎要不要落跑…後來還是等到講者們全都離開現場才走,以防萬一。等著做事比實際做事更容易累呢,回家的路上超想睡覺,zzZZZ。

2 comments:

致潔 said...

很認同你說的,口譯真的不只是口譯而已,還包含很多其他的事情呢。最近就覺得當隨行口譯,其實還包含很多接待的成份...前陣子做了一場教育訓練的口譯,在QA的時候講者乾脆叫我直接問觀眾有沒有問題,結果我儼然就成了主持人了。有時候都會想這樣子不知道恰不恰當,但是後來念頭一轉,只要自己覺得ok,又能達到客戶的要求,那也是好事一件呀。

gitiswoods said...

to 致潔:

是滴...越做越發現許多週邊細節,對自己的行業多瞭解體會一些的感覺很好。各種場子的參與者們所注重之重要事項不盡相同,能發覺這些進而滿足這些...更顯得出資深前輩們厲害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