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2, 2009

二合一

寫一些工作記錄其實是為了自己。

比較政治正確的說詞是…記錄可以讓我藉由不斷觀察自己、反省,逐漸琢磨工作能力;沒有專業考的明顯標竿,但仍想跑得離前面的人近些。比較私人情感的說詞是…記錄可以提醒我到底最初跑進口筆譯圈的動機是甚麼,挫折沮喪時拿出來翻翻,想想「原來這條路讓我遇見這麼多奇妙的人事物」,我可以再走遠一點。

不泡三合一了,泡杯二合一。

#1 主題難
口譯 (與筆譯) 工作中遇到各家領域自是家常便飯,如果專業到理解程度實在過低,那該怎麼辦?筆譯過程中定要撒下大把時間,上窮碧落下黃泉,想盡辦法查到資料、問到專家。反觀口譯,原文不會乖乖躺在你桌上,口譯沒有白紙黑字,你不知道講者到底要講甚麼,你的原文有可能確實是事先拿到的投影片、講稿,也可能完全不是,在講者開口發生那一秒鐘前,沒有甚麼是確定的。

主辦單位體諒口譯需要,主動安排時間匯集講者與譯者們事先溝通,這當然是求之不得,而很多案例中顯示此作法可讓譯者做更完善的心理準備。但如果主題很難…


這個會議的主題無關化學,但是講者們暢談化學。關上麥克風後想著:我剛剛到底、究竟翻譯了甚麼?而我無法回答自己。某次跟老師說哪位講者太困難,她說「你想太多了」,想來後悔沒有追問下去「何謂想太多?」。口譯最舒服的時候,是我對主題有 80 分以上掌握的時候,再往下去可能口譯時必須很專心以求能緊緊在過程中追著講者思緒 (縱使常常追不到),如果低到 30 分,大概就是會搞不清楚自己在幹嘛的時候。

下次遇到前輩要來請教一下應對之道。

#2 成就感
初期洽談出了點狀況,案子很緊急,所以協商速度必須加快,但協商卻又需要一定時間讓雙方達成共識…坐在地下街某店補吃午餐時,心情悠閒,想說沒談成的話可以好好休息。不過最後搞定了,隔天還是起了個大早出門。

案子緊急也表示準備時間很有限。也因為如此,有時太緊急的案子沒接到也算鬆一口氣,無需擔心準備不足,不用工作就不用準備啦。手中的資料大約在晚餐時間傳來,一看真覺得老天保佑以前讓小譯者筆譯過合約,現在才能更容易進入狀況。然而會議時間那麼長,鐵定會提別的吧?做了會談雙方的基本身家調查,瞭解一點企業背景,其他看著辦。


幸運的是來接我的大叔對公司瞭若指掌,趁著在車上時間詢問了更多企業背景、產品功能、今日會議目的、他們想達成的目標等等,這些資料都讓譯者心裡越來越踏實,讓掌握度朝著八十分邁進。

結果這場會,是近來成就感最高的一場。

原因是譯者的溝通功能非常明顯,從外賓與當地單位的回應之中確立了譯者的價值與必要。初期洽談留下的些微不舒坦的觸感,就在口譯的每一分每一秒流動過去時消散。談到最後,對電子的東西、消費者產品、工廠現場生產線多了一點瞭解,這方面有所收穫同時令人開心。
(好想去看各種產品的生產流程,特想看晶圓!但大概無法進去吧…)


啊,我要把握時間多多回味一下這份成就感。

6 comments:

致潔 said...

很能體會(而且頗害怕)你說的#1中的那種感覺(因為我也有過)。不過同時,真正能幫助聽眾跟講眾溝通的感覺,是真的再好不過了。

gitiswoods said...

to 致潔:
所以說,口譯的結果真說不個準。只能繼續加油努力囉。

Anonymous said...

"口譯的結果真說不個準。只能繼續加油努力囉"

哈哈, 我想這就是那個老師說不用想太多的意思吧!

gitiswoods said...

有可能。或者...我在想,有時候太想去 "瞭解" 原文,就會多花點時間思考,如果採用這種方式,思考下去不懂就感到自己翻不出來。有次有位講者還跟我說:你不用懂,翻出來就好了。但是全然不懂真的能翻譯嗎?自己還未能掌握不懂而翻譯的技巧。

abeillee said...

有過幾次。
(逐歩)我說著我完全不懂的話,結果..兩邊很通吔..

還慶幸的是,印象中沒有出現「我說著我很懂的話,可是兩邊都不懂」..:-P

gitiswoods said...

好希望我有這種能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