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2, 2009

快閃 (7)

在有限的 depo 經驗之中,接觸較多的是 check interpreter 這一方的工作。還以為大家都是如此呢,但優格先生說他的經驗裡大多卻是扮演 main interpreter 的角色,看來還是各有不同吧。

本次經驗比較完整,不如以往多半是一輪中的幾天披袍上陣當救火隊。

案件一樣是國外廠商告台灣的公司 (甚麼時候可以輪我們告人家?),因此原告律師來找被告方證人做筆錄。以往都把 deposition/depo/deposed...等字當「作證」、「口供」,這次聽到另一個用法:「庭外筆錄」,想想這樣的說法似乎更清楚呢!因為的確是在法庭之外的筆錄程序啊。

羚羊前輩說,一個 depo 的場次中,兩造律師、兩方口譯、甚至是法庭記錄 (court reporter) 之間的化學作用很重要,好則大夥順順暢暢將問題問完,口譯盡自己本分工作,筆錄做完大家還握握手閒話兩句;壞則劍拔弩張你來我往,口譯得努力不受緊繃的氣氛影響,同時又得更小心翼翼翻譯,因為整體狀況已經充滿了負面情緒,要是翻譯上再出差池,無疑等於拔掉手榴彈的雷管等倒數大爆炸...任一方其實都有影響力。


不曉得是幸與不幸,遇到的兩位證人 depo 氣氛差異很大。

證人 A:基本上這場太順利了,以致於沒甚麼特別印象。只提出了兩三個糾正之處,而且都是小地方。證人的回答以短為準,所以翻譯上比較好辦事。

證人 B:這位證人講話習慣就不大一樣,大概是習慣面對客戶,一講就是好幾句,但是問題是這好幾句又不是很好的中文。在幫這位證人練習 depo 的時候自己發現了這點,實際 depo 中也觀察到 main interpreter 在為這位證人詮釋語意時會遇到困難。

隨意例句:
- 包括日本、韓國的部份也在爭取
- 在優惠的部份我們的確是有的
- 我們做了一些處理
- 市場的分佈還滿標準的

這類句子喔,平常隨便聽過去就算了,但是深究下去會發現語意都不夠明確。「包括日本、韓國的部份也在爭取」,到底在爭取甚麼?「部份」到底指甚麼?如果用上下文推敲,可能是商機,可能是業務,可能是合作廠商,可是要做翻譯的話不可能把全部可能性翻出來,而且如果證人沒說「商機」,口譯也不能自行翻出「商機」,因為 depo 裡的證詞事關重大,不像一般會議可以增添文句 (padding) 以讓訊息更容易懂,法律要求的嚴謹不容許譯者自行判斷該加甚麼 (加對不會有人感謝你,但是加錯絕對有人找你算帳)。「我們做了一些處理」則相當模糊,「市場的分佈還滿標準的」又代表甚麼?

不好翻啊,這位。遇到這類證人應該提醒他一次講一句話就好。

還有另個麻煩點是這位證人具備英文能力,所以也會去聽 main interpreter 的產出,甚至加以糾正。比如說談到「客戶的要求」時,翻譯使用的是 "request" 這個字,結果證人自己提出糾正說應該用 "requirement"。這兩個字在中文裡都可以翻成「要求」,但證人心裡面有他偏好的字...當然,如果證人的語言能力足,可以選擇讓翻譯以最準確的英文字表達他的意思。

我順便進 Longman 查了一下兩者的定義:
Request - a polite or formal demand for something
Requirement - something that someone needs or asks for

覺得光聽中文「要求」其實不大容易決定到底該是 "request" 還是 "requirement" 呀。

此外還出現了中英文差距造成的誤會。中文使用往往有眾多詞彙的堆疊,但是各詞彙之間的關係卻不總是清楚,比如說「客戶開發管理」中,客戶、開發、管理這幾個詞的關係是甚麼呢?「客戶開發管理」= 客戶的開發與其他管理項目,還是 = 客戶的開發與客戶管理,還是 = 客戶開發 的 管理?這類差異讓證人再度糾正了 main interpreter,兩造律師加上 main 都往我這邊看來,我也不確定證人想講的到底是那一種,後來請證人自己釐清才解決這個爭點。

整體上來說,證人 B 這場容易造成翻譯障礙,對造律師問不到他在乎的答案又導致狀況雪上加霜,本造律師則不滿對方幹嘛一直問無關的問題。結果幾個小時就這樣耗掉了...

收穫:更瞭解律師使用的技巧以及 check interpreter 該做的事。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