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3, 2009

快閃 (8)

律師的每次問話背後都有一個目的。證人如果沒有經過本造律師的「訓練」,往往會以自己回答一般問題時的心態作答,雖然這也是一種回答方式,但是要是沒注意到問話律師想引導的方向,很可能會提出對自己不利的回答。

如果證人為 30(b)(6) 證人,表示該證人代表「公司」來作證,而非僅是以個人身份。趁著午餐時間問了律師到底何時會要求使用 30(b)(6) 證人,律師說如果原告律師並不清楚某一主題要問被告公司哪一位證人的話,就可以要求 30(b)(6) 證人,也就是請被告推派一位最能回答此主題之證人。如果原告律師非常清楚某主題要問哪一位特定證人,則可直接要求此證人作證。

那麼律師大人們會問甚麼問題呢?

一開始不外乎問證人姓名、地址、職稱等作記錄之用。接著會慢慢進入該證人受指派回答的主題 (topics)。Depo 通知上會列出原告方準備提出的問題主題,而被告要針對這些問題指定數位證人分別負責不同問題。如果受指派的證人對於該主題一直回答「不知道」、「不清楚」,原告律師可能就會憤怒起來質問被告律師為何派出不能代表公司回答的證人…

這次有點很有趣,本造律師組不下一次提到對造律師經驗不足,不太懂得問話技巧,問題範圍過廣等等,他們還示範了一下該如何問話呢 (真的問得比較好)。「提問」與「剪頭髮」其實有個共通點,就是要有「層次感」。

不好的範例:
問:請問 A 產品是否作過更改?
答:是。
問:怎樣的更改?
答:更改有很多種,不曉得你指哪一種。

好的範例:
問:請問 A 產品是否作過更改?
答:是。
問:請問硬體是否作過更改?
答:否。
問:請問軟體是否作過更改?
答:是。
問:請問軟體作過哪些更改?
答:#$(!@#&($&#@%。


這次也學到:原來問話律師會試著釣出一些未知文件。大概是因為越多的文件代表越多的證據吧?回到剛開始說的,一般人回答問題時不一定會深究問題背後的心機 (呃,假設大家都很單純好了),但律師的問題背後都有其目的。比如說律師問:「你如何得知這個消息?」證人答:「我不大清楚,可能是用 email 吧」,這裡便提及了一種文件:email。如果事關重大,問話律師可以要求原告回去將這封 email 翻出來。所以被告律師曾經提醒證人,如果並不確定答案,不要隨便提及任何文件 (此處泛指任何書面資料);如果不確定答案,簡單答「不確定」即可,以免節外生枝。

聽說有些證人被「過度訓練」,無論遇到甚麼問題都傾向回答「不清楚」或「我不懂你的問題」,要是陷入這種失憶或失智迴圈,問話的速度便會拖得慢吞吞,更甚者造成問話律師不滿而發生衝突。

證人要懂得拿捏分寸,還真得事先訓練一番。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