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31, 2009

不是所有會議都該使用口譯

這一句話很適合用林志穎的《不是每個戀曲都有美好回憶》曲調搭配哼唱。越是積累起些經驗,越是看到更多口譯場合的各種細節。回首一路上的風景當然感到開心,然越是瞭解,也表示自己看到的與外人看不到的之間有多大鴻溝。

比如說吧,不是所有會議都該使用口譯。

自由與老師不約而同提到學術會議的口譯工作多麼折磨人。想來是會議當中體認到「其實做口譯需要週邊配套」的人不夠多。說實在,對辦會議、參加會議的人而言,口譯 (員) 在他們心中的重要性到底有多少呢?認真準備演講的人又有多少呢?

#1 保險
這場算是一整年來數一數二做得痛苦的口譯工作。題材專業、與會者當譯者不存在似地講話、沒有適當隔音,才進入下午頭就痛得快要爆炸,整個身體極力抗拒我把接力棒從溫娣媽媽手中接過來,接了過來以後又需要溫娣媽媽拯救一個已經數度變成聾啞人士的譯者。


這是一個周遭很不完美的口譯環境。題材專業,所以發言者省略很多上下文,由於當時腦漿已經爆掉所以自然沒記甚麼例句,但是感覺像是這樣:「我們過去都是用 15 % 去計算超過 100 和 200 的部份,可是你們財報中提到的 #$%^ 和 ABC 公司的 xxx 和 yyy 不一樣…」總之,意思就是聽完不曉得到底我聽到了甚麼。與會者當譯者不存在似地講話,大家講話有時太小聲,又往一個回聲傳不到譯者處的方向講話。沒有適當隔音,不能放聲翻譯。所有的不完美週邊湊合起來,倒成了完美風暴 (perfect storm)。

值得欣慰的是午餐漢堡很好吃,含淚吞下。另外,雖然過程創造了驚人的痛苦指數,開心可以遇到新領域。

#2 法律
這場條件好一點,但專業領域一樣不容易。一號講者竟然要唸稿,還是在試設備時不小心投影出來譯者才驚覺這件嚴重的事情,幾秒之間決定趕快出去向講者索取。二號講者時必須 relay,有種用手掌傳水而水一直在漏的感覺。三號講者飛速唸稿都不用停頓也不用呼吸也不用管聽眾和譯者是否跟得上,連拿出參考譯文對唸都追得辛苦,可以看出講者到底超速得多誇張,好想開張紅單給他。四號講者是唯一一位讓我感到自己在做口譯的講者,因為他是唯一不唸稿、真的在講話的講者。


平心而論,一號與三號都不適合用口譯,譯者在口譯廂忙著求生存無暇考慮太多,但結束後卻讓人想:這樣的口譯有溝通效果嗎?啊,我在想甚麼,一定沒有的啊!

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的狀況讓人遇上了壓力就好大。

4 comments:

abeillee said...

「....可以看出講者到底超速得多誇張,好想開張紅單給他....」

好讚的一句話喔!:-)

完全可以想像口譯員突然站起來,「嗶....」吹哨,然後拿出罰單填寫...

光這樣想就很爽!哈!消除心中無數恨事XD

gitiswoods said...

to abeillee:
哈哈,這種功能如果可以納進口譯廂,簡直是天上來的一則福音啊 ~~~

Wendy said...

ㄟㄟㄟ...誰是溫蒂"媽媽"啊??

gitiswoods said...

Wendy:
當然就是妳 ~ (指)
哇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