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4, 2009

Roll the dice, pay the price.

撲克牌戲中,玩家要虛張聲勢可得耍點城府,虛中求實,實中求虛。手中拿著老 K 還是小三不比臉上自信或怯懦的表情重要。倒不是說以「騙」為手段,不過它是牌戲裡的生存技巧之一。畢竟上了賭桌就有風險,沒人上桌是為了輸錢。

作口譯也要 (適當地) 虛張聲勢。

為取得聽眾/客戶的信任,縱然有時心底只有八分把握,說出口要有九分樣子。誠實不見得為上策,若滿臉愧疚坦承「我都聽不懂」,恐怕唯一的好處是客人往後拿著這點找你抱怨/殺價,而且這可是人家手裡的好處,不是小口譯員的福利。

更何況,八分把握不足之處,台下該領域的專家們或許聽來是十足的內容啊!兩分不確定只是因為口譯員不如專家們熟悉此題材。所以…就會出現翻得心虛而客戶滿意的狀況。

一樣在會前讀了法律題材的論文。一篇很長,一篇很短。所謂長呢,意思是不需深度思考也可確定講者絕不可能講完全部內容,但你不知道他要講哪些部份,所以依然必須讀完所有頁數。所謂短呢,意思是除了題目以外只有些可能完全不相關的參考資料,所以你可以上 Google 自個兒碰運氣,不然就得等當天會前溝通 (還得視運氣)。

長講者會前和我坐下來把不會提及的部份全部劃掉,有點可惜了那其它我也查了很久的頁數。短講者休息時間和我一塊翻過所有投影片,強調他不會講得太難。實際上兩位講者的簡報都還過得去,不至於難到無法理解,翻譯無大礙。可是提問人長篇大論的中文再度將我推入無.間.地.獄。雖說是長篇大論喔,提問人很「貼心」不願佔用太多時間,所以挺了一把機關槍瘋狂掃射。掃到主席先生自己承認:「您剛剛講得好快又跳來跳去,我聽不大懂…」

連資歷豐富的專家都這麼說了,圈外人譯者翻得很痛苦不是沒有原因哪。

遇到這種場合,會後也不想多作逗留,該打招呼打了,該簽的單據簽了,揮揮手不帶雲彩而卸甲歸田的時候到了。結果…竟有數位聽眾表示今日翻譯得宜,拿出了名片要交換。小譯者藏著心虛喜出望外,想著好在大家還能接受,與臉上微笑愉快踏出會場,走進陽光。



喔,還帶著講者送的小紀念品。

8 comments:

freespirits said...

後來我發現,我特別痛苦的地方,台下專家聽眾也很痛苦。因為講者飛快念稿根本沒人聽得懂,如果沒有是先讀(或同時拿講稿讀),思緒根本不可能跟得上。

幾次後我的心臟就大顆多了,而且也比較能釋懷~(但無論如何,聽到聽眾稱讚小口譯總會忍不住搖尾巴)

Tommy Jiang said...

所以我也要開始練習bluff 的技術了嗎? haha

gitiswoods said...

to freespirits:
正想寫一篇 "不是所有會議都該使用口譯" 呢 (請使用小旋風林志穎的 "不是每個戀曲都有美好回憶" 哼唱)。

to tommy:
一定要的啊。教室裡老師會篩選題材,和現實狀況相比簡直是安全可人的溫室。

freespirits said...

(唱起來了)

同意,比方說,我認為論文發表(不管以什麼名目或形式舉行)就不該使用口譯,誰聽得懂啊?發表論文的沒一個真的是將自己的論文完全消化過再重新報告,如果只是要念稿,何必?就大家自己帶回家或安靜個半小時讀過就好了啊,幹麼虐待自己虐待別人虐待口譯!

Tommy Jiang said...

阿~~不要點醒我不切實際的幻想阿...總覺得教室裡作好就ok了...雖然說Joseph屢屢告訴我們教室裡的東西是簡單到不行的...

gitiswoods said...

to tommy:
教室裡的狀況喔,與其說簡單,不如說是 "理想" 吧。老師使用的題材也不乏專業領域,但是大致上講者都算中上的講者(都挑過嘛)。現實裡充斥中下...下...下下的講者,哈哈。除了講者/講題因素以外,現實中也會有眾多教室裡沒有的意外,這些就有待親身體會,可刺激的呢。

Tommy Jiang said...

是歐...我知道出去外面各種情況都有...就等我僥倖通過專業考再來體會吧...

gitiswoods said...

to tommy:

放寒假了,很常上網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