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9, 2010

講者與譯者

一個工作接頭時,很少時候是由講者自己來,多半是主辦單位、協辦單位等居中間人位置的角色與譯者接洽。也就是說,最初譯者與講者之間的關係非常薄弱,要是講者不只一位那更是如此。往往要到會前溝通,甚至是活動開始,譯者與講者才會接觸。

這兩方的關係很有趣,因為在一個短短的時間內 (活動期間),兩方必須一起工作,感覺像是個急就章的團隊,事後便成分飛燕,更別說中間卡著主辦單位,許多事情並不是第一手傳給譯者,講者也不一定知道譯者需要甚麼。

然而在工作的期間雙方會逐漸熟識,譯者可能比主辦單位與講者混得更熟。原因之一是工作需要,為了搞清楚講者的演講內容,(有機會的話) 通常小譯者會抓著他們問問題,就算是很一般、對專業講者而言過於簡單的問題也好,只要能多熟悉一點他們的內容、講話風格、口音、個性,都有助隨後的工作。原因之二是語言,主辦單位中當然不乏具備語言能人,只是大部分時候他們忙著顧好活動,不一定都有時間與講者閒話;語言稍遜色的代表則不好意思與講者溝通。原因之三,某些主辦人習於抱持戰戰兢兢的態度,深恐提出任何要求都會惹腦至高無上的講者,因此在相處上較為被動。事實上多數的外賓都不難溝通,畢竟大家都想把事情做好,互相配合有何不可?


自己抱著該和講者一起合作的想法,所以…當週末早上接到講者上機前的致電感謝,雖被扯離工作後的睡夢,心底卻很開心。講者發現吵醒了我,先連聲道歉 (奇怪,我都想盡辦法讓自己聽起來很清醒,為何還是露出馬腳?),接著說謝謝小譯者在活動時的協助,尤其是幫忙搞定投影片。

話說當天活動由於檔案格式不相容的緣故,弄得大家很緊張投影片放不出來。原本決定好的對策到了現場卻失效,加上時間緊急,主辦人很不滿意,只好屈就於不使用投影片的演講,犧牲掉一些效果。後來趁著主持人還在講話的時候,小譯者決定要再試一次,身為宅民的一份子,轉檔理論上不難。東按西按 + 緊急測試,到了講者上台時,投影片已經可以正常播放了。主辦人搞不清楚發生了甚麼事,不過講者本人很驚喜。

後來的工作還算順利結束。

期許日後能為服務對象創造一點口譯以外的價值。

2 comments:

PCC said...

你真是個好譯者~

gitiswoods said...

to pcc:

過獎過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