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21, 2010

行動辦公室

不只一個人建議,以這種 SOHO 生活的需求來看,我大可離開擁擠的這個城,帶著些許家當尋找更清幽的落腳處。的確,如果工作內涵全然只有筆譯的話,有哪裡不能工作?也不是不曾在這個城以外的地方對著筆電敲敲打打,彈鋼琴般的手指此起彼落。

但還是喜歡口譯,連教書也慢慢有些體會。

終究沒離開城市,可是倒是能給自己造了好多辦公室。最初只是在看似漫長的高鐵旅程中想起用工作打發點時間,正反是被困在車子裡,不如做些甚麼事情,只是旁邊的旅客偶爾會對 Trados 花花綠綠的格子吸引想一探究竟。接著想到,捷運一趟有時也挺久,尤其當我必須來往於邊陲與城中的時候,不如也拿來做點事,有時甚至能在單程中完成一篇稿子。家裡的大桌看厭煩了,提起了電腦包跑趟咖啡館或圖書館 (最近去了漂亮的北投圖書館),又能玩又能辦正事,喝杯咖啡聽聽音樂再工作,或是逛逛新書櫃抽本有趣的書看看再工作,一箭雙鵰。

工作可以帶著跑真好耶。

不過也因為「無處不可工作」的特性,太容易便拾起了其實不用工作的時間地點來做事,這就是傳說中的制約啊!雖然從不覺得自己會變成工作狂,但是得留心不要淪入習慣性工作迴圈,慢步體驗生活更重要。

4 comments:

PCC said...

沒錯,就是因為到處可工作所以就變得容易習以為常的隨時都在工作,不然我也不想帶電腦去淡水啊~

gitiswoods said...

to pcc:

大概是 soho 的生活型態之故吧?no work = no money,對於自己的時間掌控希望能多點效率,多加利用。只要能達到平衡還是很不賴的,在淡水工作很美好啊。

abeillee said...

沒錯!

原本想的是可以生活中工作,但卻變成工作中生活。

原本咖啡店、家裡代表休閒,可是後來卻變成工作氣氛如影隨行。

終於體會「工作就是工作」.. 哈!

gitiswoods said...

to abeilee:

看來大家都有相似的體驗哪。